《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不瞭解新興文化消費模式 怎融入文化產業發展浪潮

  近年來,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VR/AR等高科技引領下,消費方式和消費場景不斷推陳出新,許多文化產業新業態正在崛起,新型文化消費模式快速發展。本文集納瞭一些新興的文化消費模式現象,並進行簡要的分析,帶您瞭解和融入文化產業發展浪潮。

  體驗式文化消費 火爆到一票難求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文化需求正在發生新的變化,更具個性、參與性和互動性的文化活動受到人們歡迎,體驗經濟應運而生。體驗式文化消費的“賣點”是提供新奇有趣的文化娛樂體驗,實景娛樂城賺錢、VR娛樂城賺錢、陶藝手工、民俗文化遊、沉浸式戲劇等都屬於體驗式文化消費。從創造作品到提供體驗,從單向傳播到雙向互動,體驗式文化消費為文化產業提供瞭新思路,開辟瞭新天地。

  有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實景娛樂城賺錢體驗館消費人次達280萬,門店超過1萬傢,市場規模逼近100億元。在《明星大偵探》等熱播綜藝節目助推下,在形如沉浸式戲劇《不眠之夜》等玩法不斷地創新下,2021年春節假期,實景娛樂城賺錢體驗館呈現一票難求的火爆場面,真人實景娛樂城賺錢成為文化消費新風口。

  與桌面娛樂城賺錢和電子娛樂城賺錢不同,在實景娛樂城賺錢體驗館中,人們身著戲服扮演不同角色,沉浸式體驗讓參與者更充分融入故事,切身感受“第二人生”。目前,北京、上海、成都開發較成熟,其市場教育、消費習慣培育工作已基本完成,且北京、上海兩市體驗式文旅消費項目數量連續三年占全國總數的40%以上,呈現雙龍頭之勢。

  體驗式文化消費的流行有其原因。一方面,在互聯網時代,消費者更願意主動參與;另一方面,體驗式文化消費能夠營造出區別於日常生活的空間與場景,頗具儀式感的形式能夠起到放松身心、調劑生活的作用。

  首個“網絡電影春節檔”誕生 火爆不輸院線

  2021年春節期間的電影市場,除瞭“春節檔”全國電影票房達78.22億元刷新票房紀錄之外,另一個值得關註的現象就是首個“網絡電影春節檔”的誕生。2月5日,由中國電影傢協會網絡電影工作委員會主辦的“2021網絡電影春節檔”正式開啟,43部影片在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集結播出。

  根據雲合數據統計,2021年除夕至初六,內地網絡電影累計有效播放量達4.4億次,同比2020年增長33.3%;日均有效播放量達6281萬次,環比春節前一周增長67.1%,且增速超過2020年同期。其中,“頭部片”《發財日記》《少林寺之得寶傳奇》以單片付費的模式登陸視頻平臺,分別以25.45%和16.99%的市場占有率遙遙領先。

  “網絡電影春節檔”概念雖在2021年才正式成形,但早在2018年,便有先行者點起“星星之火”。當年,《濟公之英雄歸位》於大年初一在愛奇藝上線,最終該片獲得1763.2萬元分賬票房。2019年,在春節檔試水的網絡電影數量達到15部,其中7部分賬票房突破1000萬元,分賬票房最高的是《唐伯虎點秋香2019》。

  根據《2020中國網絡電影行業報告》,2020年國內共上新1089部電影,其中院線發行新片305部,網絡發行新片784部 ,共有79部影片的分賬票房破1000萬元,同比增加41部;千萬級影片票房總和達13.9億元,同比增長125%。報告指出,“高質量”、“高成本”成為網絡電影產業發展的必然趨勢。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隻有不斷產出優質內容,才能推動網絡電影登上新臺階,但現在優質網絡電影的儲備還遠遠不夠。”

  不少業內人士期待,隨著 “網絡電影春節檔”的成形,未來“網絡電影五一檔”、“網絡電影國慶檔”、“網絡電影暑期檔”值得期待。還有業內人士指出,未來從業者或許能根據特定檔期的屬性,來制作更“應景”的網絡電影。

  “悅己型消費”崛起

  圍繞著“自我”這一概念產生的“悅己型消費”,是當前我國消費趨勢分析的關鍵詞之一。當前我國的“悅己型消費”可粗略分為兩種:“即時型悅己消費”與“發展型悅己消費”。“即時型悅己消費”是指購買快速消費品,拓展視野,實現短期享樂。“發展型悅己消費”是指購買耐用消費品,學習新技能,為健康投資,充實精神世界。

  2021年春節與2020年“宅傢”不同,2021年在各地有效防控下,“就地過年”少瞭無聊,多瞭樂趣,很多“悅己消費”的品類明顯增長。不少年輕的消費者更是把就地過年玩出瞭新花樣:拆盲盒、拼樂高、健身、擼寵物、玩娛樂城賺錢、劇本殺……盡管新冠肺炎疫情陰霾還未完全消散,但消費者開心過年的追求並沒有受到影響。

  在銀泰in88商場,樂高旗艦店的門口已經拉起圍欄進行限流。剛剛結完賬的徐女士指著兩大包大大小小的積木告訴記者:“我給自己買瞭星戰系列,給侄子和女兒分別買瞭機器人和艾莎。”她說,去年宅傢期間開始喜歡上拼積木,拼的過程既有挑戰又很解壓,“已經前後購置瞭鋼琴、遊樂場、孫悟空等5個系列,累計花瞭大概3萬元左右。”

  據京東大數據統計,2021年春節期間,“悅己消費”相關品類比去年同期增長三成以上。其中北京地區娛樂城賺錢手柄成交額比去年同期增長107%,耳機、智能手環增長2倍以上,運動相機同比增長4.7倍;湖北省寵物零食消費增長70%;廣東人似乎更愛健身,橢圓機增長86%,單雙杠和跳繩則增長1-2倍;天津人也不甘示弱,智能健身儀持續熱銷。

  “悅己型消費”的崛起,不僅從個體的經濟行為層面反映出整個國傢的時代變遷,也體現出當前我國的發展緊貼人民需求,代表瞭人民對於美好生活的向往。“悅己型消費”無論是對市場,還是對消費者本身都有諸多益處。

  創造商業奇跡的“盲盒經濟”

  2020年12月,河南博物院的文創產品“考古盲盒”火瞭,線上線下多次脫銷。據河南博物院統計,“考古盲盒”5天的線上銷售額超過50萬元。“考古盲盒”走紅,表明年輕人並非不喜歡文物,文物傳承需要同“潮玩”概念、消費熱點、娛樂城賺錢化體驗相結合。

  2021年的大年初一,在位於北京apm的泡泡瑪特旗艦店門口,不少盲盒愛好者排著長隊等待掃碼入店。單個盲盒的售價大約在39元到69元,除經典的Sonny Angel形象,店裡還陳列著航海王、初音未來、哈利·波特、海綿寶寶等多種跨界聯名IP盲盒。22歲的大學生小白在DIMOO童話系列的陳列櫃前精心挑選。她告訴記者,選盒子的時候小心謹慎,開盒子的時候更加刺激,可以收獲雙份的快樂。在收銀臺,30多個顧客帶著選好的盲盒排隊等待結賬,有的已經迫不及待打開一探究竟。

  從經濟學的角度看,盲盒與福袋、扭蛋以及20世紀90年代在學生群體中風靡一時的小浣熊水滸英雄卡同屬“概率產品”。它們以系列為單位,一個系列包括多個基礎款和1個隱藏款。購買者知道有一定概率獲得某個系列產品,但不確定具體拿到的是哪一個。

  “概率產品”的商業模式並不稀奇,盲盒為何能創造商業奇跡?

  有業內人士用“口紅效應”來解釋盲盒火爆的原因,認為盲盒與口紅存在諸多相似之處。首先,它們的單價較低,口紅相較於鞋子和包包是一種廉價的享受,盲盒也是如此,幾十塊的盲盒是其他潮玩手辦定價的1/10,和兩三杯奶茶錢差不多。其次,它們都屬於精神類消費品,可以起到悅己的作用:在外在環境充滿不確定感的時候,總有一隻口紅可以提升氣色,也總有一隻娃可以撫慰心靈。最後,從經濟學角度講,它們都是替代效應大於收入效應的商品。經濟承壓會讓一些人買不起車子、房子、無法出國旅行,這樣人們手中的“小閑錢”反而增加瞭,正好去買一些“廉價的非必要之物”。

  如果說“口紅經濟”解釋瞭盲盒經濟爆發的宏觀經濟背景,真正助推盲盒經濟實現高速成長的是國內潮流玩具行業的發展。Frost &Sullivan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國潮流玩具零售的市場規模從2015年的63億元上升至2019年的207億元,年均復合增速高達34.6%,2024年市場規模預計達到763億元。在“新零售+消費升級+供給側改革”的大潮下,國內以泡泡瑪特為代表的公司利用行業發展紅利期迅速駛入快車道,成長為潮流玩具文化生態的建設者。

  從需求端看,盲盒的主要受眾出生於95後的“Z世代”人群,據統計局2019年人口數據推算“Z世代”人群共有2.27億人,他們成長在物質資源豐富的年代,註重精神文化消費。但由於我國潮流玩具等文化相關產業的發展落後於經濟,供給側的發力空間還很大;當入門門檻相對較低的盲盒陡然間出現在大眾視野,它便迅速帶來瞭市場上需求的井噴式增長。因此,背靠具有極大發展潛力的中國市場,利用產業空檔期迅速駛入快車道是盲盒成功的關鍵。

  數字文化產業不斷突破天花板 “雲上文化”成標配

  相對於傳統線下文化產業,以互聯網原生內容為主的數字文化產業迅猛發展,隨著科技創新的推動,內容形態邊界融合,長短視頻、直播、娛樂城賺錢、影視、文學等不同內容形態IP聯動成為主流,融合多形態元素的內容新物種湧現,例如雲娛樂城賺錢的升溫擴展,網絡電影的精品化發展,虛擬主播等形態的虛擬文娛,疊加IP元素的豎屏短劇等網絡視聽新現象,不斷創造文化消費新熱點和增長動力。平臺走向綜合性生態佈局,推動數字文化產業不斷突破天花板。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大眾對於線下文化娛樂服務的需求線上化,倒逼線下供給側轉型,推動逆向O2O(Offline to Online)發展,多元擴充線上數字化的文化供給品類,引發“雲上文化”熱議。

  例如長短視頻平臺紛紛聯合線下文化機構推出“雲演出”、“雲看展”、“雲旅遊”等新型文化消費場景,包括傳統劇團、樂隊等線下演出行業,將舞臺藝術作品向視頻平臺遷移,開啟付費直播新模式。院線電影探索疫情期間的網絡首發模式,為疫後復蘇期院線發行和線上放映的平衡,開拓試驗田。“雲遊敦煌”小程序在線接待遊客超1200萬人次,該平臺還同步提供購票、導覽等智慧文旅服務。

  國內已有至少20個城市、1000多傢景區開通瞭線上遊覽服務。上海鐘書閣書店、中信書店、蒲蒲蘭繪本館等200多傢知名書店開啟瞭在線直播,書店店長帶讀者“雲打卡”逛店、推薦新書。縱觀此次文旅服務行業從線下轉到線上的積極變化,可以發現,除瞭順應、應急與自救之外,科技創新與數字技術對於經濟社會的引領甚至重塑,仍值得格外重視。

  結語

  業內人士指出,加快發展新型文化消費會帶來四大利好:一是有利於文化產業創新發展,二是有利於促進傳統消費結構調整,三是有利於滿足人民群眾對文化的多樣化需求,四是有利於提升中國文化競爭力和影響力。

  “整體上看,目前中國文化消費市場的主要矛盾在於優質文化產品的供給相對不足,無法滿足國人日益增長的文化消費需求。”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付一夫說。為解決上述問題,付一夫建議從兩方面發力:一方面,繼續豐富優質文化產品品類的供給,大力增加圖書報刊、演出娛樂、影視動漫、娛樂城賺錢等文化產品,不斷創新和優化供給,以使產品充分適應不同品位、不同層次人群的消費偏好和需求;另一方面,加強文化消費市場環境建設,既在硬件上加大基礎設施的建設力度,又在軟件上營造健康積極向上的文化消費氛圍。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