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朋友圈曬娃 為何四年級後頻頻“蒸發”

  0-6歲天天曬,孩子幹啥都可愛;

  一二年級經常曬,孩子得表揚瞭、戴紅領巾瞭、當上衛生委員瞭;

  三年級偶爾曬,曬孩子寫的作文畫的畫,開始抱怨輔導不瞭瞭;

  四年級開始消失,幾個月曬一次;

  五年級不曬瞭,抱怨陪著寫作業折壽,為心臟支架降價歡呼;

  六年級完全消失,什麼話都不說瞭,就像沒生過孩子一樣……

  前不久,親子育兒專傢楊樾的一段文字引發不少傢長的共鳴,在新浪微博上 “#朋友圈不再曬娃的原因#”話題迅速登上熱搜,閱讀量達1.9億,討論數達2.9萬。

  楊樾經過長時間的觀察,發現瞭一個有趣的現象:超七成的孩子在四年級之後,在父母的朋友圈中“消失”瞭,等你下一次看到這些蒸發的孩子,也許他們已上大學瞭。

  為什麼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父母在社交平臺上曬娃的熱情越來越低?是“神獸”進入青春叛逆期,讓頭疼的父母沒有瞭想曬的欲望;還是孩子的學習從讓人操心到讓人灰心,讓部分原本‘嘚瑟’的傢長失去瞭曬娃的底氣?

  從熱情滿滿到逐漸倦怠的朋友圈曬娃

  廣西百色覃嵐女士的朋友圈裡,兒子已經“失蹤”快兩年瞭。

  曾經一度,覃嵐也是朋友圈的曬娃狂人。兒子過個生日、在幼兒園參加個活動,甚至換個新發型她都會饒有興致地拍上九宮格發朋友圈並認真配文。尤其是兒子8歲那年,初學軟筆書法時的一組作品,引來眾多親友在朋友圈圍觀,評論區全是諸如“小小年紀,筆下已經見風骨”“小書法傢真棒”之類的贊美,覃嵐此後便隔三差五曬兒子的作品給親友品鑒,動輒近百條點贊和評論,讓她成就感滿滿。

  隨著孩子升入小學高年級,覃嵐每天面對兒子時的心情,漸漸從百看不厭轉變為看見就煩。身為輔警的她平時上班雷厲風行慣瞭,可每天輔導孩子作業,兒子邊玩邊寫的拖拉勁兒把她折磨得沒瞭脾氣。“目測兩個半小時就能完成的傢庭作業,有時我晚上加班到10點回傢他還沒寫完,過瞭1個小時再去檢查還沒寫完!服得透透的!”

  覃嵐不僅對在朋友圈曬孩子學習毫無興趣,而且對兒子擅長的籃球、書法領域取得新進步,也漸漸失去瞭曬的熱情。“原來覺得兒子挺有才的,後來發現他班上很多孩子都多才多藝,有彈鋼琴的、跳拉丁舞的、練跆拳道的,大傢現在都不怎麼曬瞭,擔心自己孩子‘三腳貓功夫’曬出來貽笑大方”。

  有時候周末,覃嵐帶兒子去遊樂場開卡丁車,或是回老傢教兒子做竹筒飯、釣魚。親子暢遊的時刻,她都會拍下大量照片,不過這些珍貴照片一般都隻在傢庭成員內部分享,“盡量不在朋友圈曬玩樂的內容,怕人傢說我們貪玩,不求上進。而且在一群不熟的人面前,批評或炫耀孩子,對孩子心智的成長沒好處。”

  在北京一傢事業單位工作的劉女士兒子今年已經讀小學六年級。兒子4歲那年報跆拳道興趣班後,劉女士結識瞭一幫同齡孩子的媽媽。她發現還沒有給孩子報興趣班之前,媽媽們基本上以曬孩子的吃喝玩樂為主;4-6歲孩子上小學之前,以曬孩子參加各種輔導興趣班,參加各類證書考試的成績為主;孩子上小學後傢長曬得比較多的是給孩子輔導作業、孩子考試考砸瞭的各種苦惱。

  “期末考試後到學校放寒假之初的一段時間,必定是一年中傢長們朋友圈‘曬娃’的高峰期。”劉女士說,這段時間,除瞭各種曬獎狀、曬成績、曬獎勵的,還有類似“答應孩子考到年級前10就帶他來迪士尼,來兌現承諾瞭”的凡爾賽體花式曬娃。

  劉女士表示,大部分媽媽都會在孩子上高年級之後,逐漸進入曬娃倦怠期。因為班上孩子的成績越拉越大,還有很多傢長在孩子低年級時立的各種Flag(意指公開樹立的目標)被現實打臉,進入中年危機的傢長逐漸認清一個現實:曬娃有時候還不如曬曬陽臺上養的花花草草——在子女教育的問題上,不是一分耕耘就會有一分收獲,也不是每個問題都有相應正確的解答。

  “四年級蒸發現象”的背後

  山東淄博的藝考輔導老師張馳,朋友圈更新頻率基本維持在日更,近一個月30多條原創分享中,僅有3條與8歲兒子相關,與兒子小時候換一塊尿不濕、咬壞瞭一隻奶嘴都要發條朋友圈“昭告天下”相比,現在她的朋友圈裡關於親子互動日常的分享,顯而易見地變少瞭。近一個月裡,除瞭兒子埋頭拼樂高,似乎隻有一次排隊買糖球的經歷,是枯燥日常以外的甜。

  張馳認為,與其說是“四年級人間蒸發”現象,父母“曬娃”頻率降低瞭,不如說一方面,孩子的時間不再單純為父母所有,娛樂時間被學業越來越多地擠占,也越來越“吝嗇”與父母分享;另一方面,來自工作和傢庭密不透風的壓力讓父母也越來越“難頂”,柴米油鹽都管不過來,哪裡顧得上和孩子吟詩作賦?哪怕是周末,她和兒子也要在英語口語、硬筆書法、籃球和畫畫幾個特長班之間輾轉,甚至每一分鐘路上的時間都被掐著表計算。對親子相處樂趣的探索熱情,就在這樣重復的每一天中被漸漸消磨。

  在北京一傢外企負責景觀設計的胡丹女士坦言,30歲到40歲左右年紀的員工是公司的主力,大城市的工作壓力和孩子學業的壓力會使自己心態變老,發現生活中樂趣的敏感度也下降瞭,“沒時間、沒心思經營自己的朋友圈瞭”。加上白天上班晚上輔導孩子,有時候孩子鬧騰不聽管教會引發傢庭矛盾,一天忙下來也沒有時間和心情去發朋友圈,她略帶調侃地笑著說:“簡直是累到腦子都不清晰,表達都不流利,更別說發朋友圈瞭。”

  “職場內卷已經夠殘酷瞭,難道在下一代教育的問題上,還要比比誰投入多?”胡丹朋友圈“別人傢的小孩”三年級就去考雅思、考托福瞭,口語也很流利,自己給孩子花瞭1.5萬元去報每周兩節和外教交流的英語班,該花的錢、該報的班一點沒落下,但“人與人之間的差距還是那麼大”。眼看著下一代身上的教育內卷愈演愈烈,胡丹感到深刻焦慮,“教育內卷的問題無解,有時候隻能眼不見心不煩。”在她看來,似乎隻有大傢彼此克制“曬娃”,尤其是曬成績、曬才藝,才能在成年人的世界裡為彼此留些體面。

  在楊樾看來,大多數四年級以上孩子的傢庭都是不快樂的,即使孩子學習不用操心,傢長還要為瞭小升初和其他各種問題而焦慮,更何況學習不用操心的孩子比大熊貓還要少。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問題,即便學習不用操心,還有別的問題,哪個傢長也不會跟別人說自己孩子讓人發愁的一面,所以不說話的成瞭大多數,既沒什麼值得炫耀的,也不願說孩子不好,就幹脆不說話瞭,漸漸就形成瞭“四年級蒸發現象”。

  除此之外,隨著孩子年齡漸長,步入青春期,叛逆逐漸嚴重,使得親子互動不如從前那般親密,也是孩子年齡越大,傢長越少“曬娃”的原因之一。

  山東青島的王林有兩個女兒,大女兒今年初三,小女兒才上二年級。在王林的帶領下,小女兒從學前班就養成瞭每日背誦經典古詩詞的習慣,現在已能熟練背誦高中課文《琵琶行》《將進酒》等名篇瞭。王林熱衷於將小女兒背誦詩詞的時刻拍成視頻,上傳到朋友圈,每日打卡。小女兒也早已將朋友圈視頻打卡視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偶有一日,王林忘記錄制視頻,她還會主動提醒。

  但與小女兒的每日視頻打卡不同的是,大女兒鮮少在王林的朋友圈露臉,且她似乎對王林的鏡頭避之唯恐不及,妹妹和爸爸一起錄視頻,為瞭避免不小心入鏡,她幹脆關上門躲在自己房間裡。哪怕是王林帶女兒們去迪士尼樂園遊玩,或是為大女兒的生日精心準備瞭蛋糕,本該盡情開懷玩笑的時刻,爸爸的鏡頭一對上大女兒,她的笑容看上去也總是顯得很僵硬。王林頗有些無奈地解釋,現在就是要趁小女兒還願意同他親近的時候,多為她的成長做個記錄,“不然等她也到叛逆期時,話都不願意多說一句,更別說開開心心地一起拍照瞭”。

  科學“曬娃”離不開尊重孩子

  中國教育學會傢庭教育專業委員會會員、杭州市拱墅區青少年宮書記張敏認為,很多父母在朋友群“曬娃”樂此不疲,實際上就是把孩子當成瞭表現自我價值的工具,特別是當父母在朋友圈公開用立Flag的方式,來促使孩子按照其希望的方向去發展時,會對孩子的心理造成兩方面的負面影響:

  一是“曬娃”時忽略孩子的心理感受和精神層面的個體成長,把孩子的個體尊嚴弱化成有特長才藝、用來炫耀的物件,“很多人成長的力量來源於被愛,但當一個人隻有成績好才‘被看見’‘被愛’時,孩子往往看不到自我的內在、精神和情緒,從而失去自我”。

  二是傢長私下暗暗比較可能會使自己對孩子的教育導向發生偏離,尤其父母在朋友圈等公開的條件下,試圖用外部的獎勵或懲罰刺激孩子成長時,會潛移默化使孩子認為自己的努力是為瞭父母的顏面,無法真正意義上地調動孩子成長需要的內在驅動力。

  “最好的教育永遠是自我教育,父母應該幫助孩子實現自我覺醒和自我教育。”張敏說,他在朋友圈或公眾號上“曬娃”前,一定會征得9歲兒子的同意。當孩子看到父親所發的內容時,會主動和父親說“爸爸我感覺您發這些東西有炫耀的感覺”,這時張敏會對兒子做價值觀的引導,向兒子解釋自己此舉“一是為瞭做一個記錄,二是希望把你積極正面的態度影響更多的人”。“曬娃”需因孩子而異,但科學“曬娃”離不開尊重孩子,保護孩子隱私,還有把握“曬”的度和價值導向,正如適宜的陽光對人身心有益,但過度地暴曬則會帶來不好的影響。

  網友“浮世閑散懶人”調侃自己養娃的過程就像娛樂城賺錢練號,“傢有初一狗崽子的過來人告訴你們,(不在朋友圈‘曬娃’)那是因為已經越看越嫌棄瞭,感覺號已練廢”。從娃出生到成長的過程裡,要不斷輸出加氪金(娛樂城賺錢用語,意為充錢),升級很慢,氪金很貴,而且並不以自我的意願為轉移。

  但同時,她也表示,帶娃是種歷練,孩子長大,自己也會成長,是否成為“MVP”沒那麼重要,撿到的“錦囊”才是可喜的收獲——讓自己明白孩子是獨立的個體。她說,現在養的號已經小有所成瞭,“雖然功課一塌糊塗,但是日常生活非常棒!會做傢常菜,會簡單的烘焙,會自己搭公共交通出去自己浪!”她覺得傢長一定要有自知之明,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不過分要求孩子,順其自然,雖然並不知道“這株小苗”會開出鮮艷的花,還是生出一根狗尾巴草,但生活總得有美好的期待。(應受訪者要求,覃嵐、胡丹均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謝洋 實習生 王蕭然 羅婕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