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惡性壓價、逃單盜號 娛樂城賺錢代練灰色地帶誰來管


  原標題:娛樂城賺錢代練灰色地帶誰來管管
  中專畢業後,宋偉幹過婚慶、賣過手機,也送過快遞,2020年,他找到迄今為止自己認為“最穩定”的工作——職業娛樂城賺錢代練。
  2020年,他所在的5人團隊參加瞭一款娛樂城賺錢的全國比賽,拿下一個冠軍。“老板直接簽我做職業代練,每月底薪3000元。”獲得底薪的條件是,每天至少訓練10個小時以上,要和團隊一起完成老板交給的代練任務,還要定期參賽。宋偉並沒見過那位老板,所謂的“簽約”就是網上彼此的約定,“就憑信任嘛”。
  2019年,人社部公佈瞭13個新職業,其中包括電子競技運營師和電子競技員,很多娛樂城賺錢行業從業者欣喜地認為其身份得到瞭官方認可。人社部相關負責人表示,新經濟形態催生新職業,新職業發展帶動更多人就業,新職業既規范瞭用人單位的崗位設置、人員招錄、員工培訓等工作,也有利於加快開發就業崗位,擴大就業容量,促進勞動者就業創業。
  “而娛樂城賺錢代練行業,恰恰缺乏這樣的規范。”24歲的江蘇人肖瀟是一個兼職的娛樂城賺錢代練玩傢,他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說,這個行業存在瞭多年,也有很大的市場需求,也應該納入正常規范和管理,否則無論是代練者還是娛樂城賺錢買傢都容易不慎“入坑”。
  記者采訪多位娛樂城賺錢代練玩傢瞭解到,娛樂城賺錢代練行業在很多方面都處於灰色地帶,惡性壓價競爭、收取高額保證金甚至逃單、盜號等問題屢見不鮮。
  出現糾紛隻能認倒黴
  肖瀟平時一直喜歡玩娛樂城賺錢,幾個月前,他想試試兼職做娛樂城賺錢代練,賺點小錢。於是他通過QQ找到瞭一傢娛樂城賺錢代練平臺。在那個群裡,每天會發佈幾十單代練的需求單,群裡的人都可以搶單。結算方式基本上是按天結算。
  肖瀟發現,由於各種代練平臺需要搶占市場,為瞭拿到更多買傢的訂單,不斷壓低價格。再加上平臺抽成,最終能分到代練手中的利潤越來越低。他曾經接一個單,從傍晚六七點鐘一直打到次日凌晨兩點多,最後平臺隻給瞭他40元。
  他知道,也有時薪稍微高一點的平臺,但那些平臺往往需要繳納保證金。有的平臺對保證金繳納的金額要求還很高,“比如我隻接瞭十幾元錢的單,保證金要交1000元”。而平臺不及時退還保證金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有的平臺黑心一點,會抽走50%以上的利潤。”肖瀟也接過一些個人買傢的“私單”,從買傢處得知,一般來說,平臺至少會抽走買傢付出金額的三成以上作為服務費。而平臺隻是提供訂單信息,一旦出現糾紛,也很難彌補彼此的損失。
  此外,因為娛樂城賺錢賬號是客戶與代練者共同持有,因此常常出現娛樂城賺錢虛擬錢幣、裝備等虛擬資產糾紛等問題。
  大二學生劉昊曾經在網上遇到一個“顧客”,要求幫忙刷一個月的經驗值。按照代練行業一個約定俗成的規定,代練在娛樂城賺錢過程中自己獲得的各種戰利品都歸代練者所有。而這些虛擬戰利品、娛樂城賺錢幣和其他形式的娛樂城賺錢資產都是可以轉化為現實的貨幣價值。當劉昊攢瞭價值人民幣約1600元的戰利品後,因為沒及時轉至其他賬戶,發現已有人登錄並把這些戰利品全部轉走瞭。劉昊找到“顧客”想要回那些物品,但對方不承認,“我找平臺也沒用,隻能自認倒黴”。
  小工作室專職代練不簽合同
  與老板“簽約”時,宋偉剛剛18歲。5個人組成的冠軍團隊中並不是每個人都獲得瞭底薪,宋偉一再強調說,“在我們這個行業,能給底薪的很少很少。”想瞭想原因,他認為自己贏在年輕、講義氣。
  宋偉所說的老板,其實是一種低成本運營的小型代練工作室負責人。因為現在的網絡娛樂城賺錢代練對人數規模有一定要求,代練工作室通常由“老板”出面接一些難度很高的大單,找專職代練團隊來完成任務。一些有錢的玩傢喜歡在新娛樂城賺錢剛推出的時候,就以最快的速度沖到排行榜前列,他們舍得花大價錢找職業代練幫忙完成。
  一位業內人士透露,目前代練行業的一個專業代練,月薪一般在3000元-5000元左右,一天工作8-10個小時,“跟上班一樣”。因為在代練的過程中,打到的任何裝備都是歸代練者所有,這些溢出部分也是一筆可觀的收入。
  “有人說職業代練都月收入過萬,誇張瞭,我平均每月在六七千元左右,算收入比較高的。”宋偉說,他每天坐在電腦前的時間至少在12個小時以上,前一陣子,團隊裡一個隊友身體扛不住,退出瞭。
  宋偉沒見過這個隊友,也沒見過“老板”,“老板”每月會從網上給他轉過來3000元底薪,他在訓練之餘再自己幹一點代練的活兒。他知道這個職業幹不瞭多少年,但現在自己還沒考慮養老、醫保那些問題,“先賺點錢吧,我才18歲”。
  宋偉認為,職業代練除瞭勤練,也需要天賦,“別人可能需要六七個小時甚至更長才能達到的水平,我們兩三個小時就能搞定”。
  據2019年人社部聯合大唐文娛公佈的一份對電子競技員群體調查顯示,就業人群年齡普遍偏低,被調查者中有80%的從業人員年齡在30歲以下。其中,54%年齡集中在16-22歲之間,26%在23-30歲之間,16%在31-40歲之間,超過40歲的隻有4%。這些人的學歷水平相對不高,其中占比最大的高中或中專學歷占46%,其次是大專學歷占38%,本科及以上學歷僅占16%。
  其中,六成被訪者的從業年限沒超過3年。
  新興職業應在發展中逐步規范
  一位娛樂城賺錢開發運營公司內部人士告訴記者,目前隨著網絡娛樂城賺錢參與者快速增加,對代練行業的需求也大大增加,因為缺乏相應的監管,往往會使買賣雙方都承擔一定風險,“但我們始終是不建議代練行為的”。
  這傢娛樂城賺錢運營公司每個月都會接到幾起投訴,都是因代練發生盜號請求找回的,“什麼樣的投訴都有,有的是號主,也有的是代練來投訴。”但對娛樂城賺錢公司而言,其判斷依據是用戶的常用IP地址,隻要連續7天都有登錄,就判斷常用的IP上的就是號主,“這是你的個人行為”。
  因為娛樂城賺錢公司無法判斷娛樂城賺錢賬號是否存在代練行為,因此雙方想要維權,隻能去公安部門報案,可是因為網絡娛樂城賺錢虛擬物品的價值認定比較困難,維權必須耗費大量時間和精力。
  與此同時,找代練對號主而言也存在一定風險。一般來說,很多需要代練的賬號都積累瞭很好的口碑,有很高的等級,可有的代練玩傢為瞭能多打出裝備歸自己所有,可能在娛樂城賺錢中采取一些非常手段,比如在娛樂城賺錢中惡意“殺人”等,被稱為“毀號”。這種情況,號主也維權無門。
  這幾天,肖瀟接到一個來自海外的娛樂城賺錢代練訂單,對方希望以包月委托的形式請他代練“養號”。讓肖瀟感到意外的是,這位號主擬定瞭一份非常詳細的電子合同,請雙方電子簽字確認。其中約定瞭代練的要求、付款的時間,以及違約需要支付的滯納金等。肖瀟覺得這是一種不錯的幫助雙方維護自身權益的辦法。
  很多受訪者對記者說,如同近年來興起的直播、外賣行業一樣,針對如娛樂城賺錢代練領域,相關部門也應該在其不斷發展的過程中進行規范,使得行業更健康發展,也讓從業者獲得更多保障。
  (文中代練從業者均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胡春艷 實習生 曲瑞超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