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重慶筆電產量全球“七連冠” 產業鏈供應鏈齊全

仁寶為啥不走瞭

仁寶集團

世界500強企業、全球第二大筆記本電腦制造商。2011年,仁寶集團在兩路寸灘保稅港區成立重慶仁寶公司,主要生產筆記本電腦;2017年又成立翊寶公司,主打智能終端穿戴設備、全球保稅維修等業務。

還有兩個月,重慶仁寶公司就要搬傢瞭——搬進面積達4.5萬平方米、內部結構更適合筆電生產的新廠房。

但新廠房隻是用來過渡的。

“新廠房旁,一個建築面積超過20萬平方米的智能化、數字化廠房正在規劃。”據重慶仁寶公司行政資深經理萬良憬介紹,“十四五”期間,所在公司將整體遷入這個“超級廠房”。

繼2017年成立重慶翊寶公司,主打智能終端穿戴設備、全球保稅維修等業務後,仁寶集團再次釋放出強烈信號:要擴大規模、增加投資,“深耕”重慶。

這讓人頗感意外。要知道,當初仁寶集團落戶重慶,某種程度上是“被逼”的,甚至一度想走。

2008年,重慶開始佈局筆電產業,宏碁、惠普、華碩等品牌商相繼入渝。為瞭下訂單和生產方便,這些品牌商要求更多上下遊企業也要到重慶。

仁寶集團就是其中之一。當時的它,已在江蘇昆山市落戶瞭中國大陸總部和制造中心。但礙於品牌商要求,仁寶集團還是成立瞭重慶仁寶公司。

2015年,重慶仁寶公司遇到瞭危機——最大客戶“東芝”宣佈退出筆電市場,訂單遭遇“斷崖式”下降,生產經營困難,一度計劃撤出重慶。

那為何現在又不想走瞭?

先看一組數據:2019年,重慶仁寶公司生產筆電產品350萬臺,產值116.93億元;2020年,產量增加到462萬臺,產值160億元,同比增長37%。

萬良憬說,在最困難的時期,保稅港區與重慶仁寶公司一起,搶抓沿海產業梯度轉移的機遇,拿到瞭不少國際知名品牌訂單,引入智能穿戴設備、智能平板、智能電子筆等高端新型產品的生產,讓公司不僅擺脫瞭危機,而且日子越過越“滋潤”,自然不想走瞭。

“仁寶集團不想走,還有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重慶的筆電產業鏈趨於成熟、配套完善。”重慶保稅港集團相關負責人道出瞭另一個原因。

據他介紹,目前,重慶筆電配套企業貫穿產業上中下遊,除處理器芯片、顯卡等核心元件外,仁寶集團約一半的零配件已實現“重慶造”。如果加上四川內江、遂寧等相鄰城市,配套率還能再高些。

物流方面,重慶構建瞭相對完善的多式聯運體系,仁寶的產品可通過中歐班列、西部陸海新通道、長江黃金水道等運往世界各地。萬良憬也說:“重慶的物流條件不輸昆山。”

此外,保稅港區還為仁寶等企業配備瞭員工公租房;成立瞭接訪中心,為企業解決各類生活服務,甚至可以疏導員工心理問題;設置瞭專門的停車場,解決員工停車難。“‘十四五’期間,我們還將建五年制學校,為企業儲備人才,學生可以一邊在企業實習一邊讀書。”重慶保稅港集團相關負責人說。

除此之外,重慶近年來積極推行的智能化、數字化改造升級也讓仁寶嘗到“甜頭”。2018年,在保稅港區支持下,重慶仁寶公司開始對生產線進行升級,效果立竿見影——最多時220人的生產線,如今隻有40人,且都是技術工。目前,重慶仁寶公司SMT(表面貼裝技術)產線良率由98.5%提升至99%,組裝線良率由97%提升至98.5%,人力成本減少31%。

“這兩年春節我都沒回臺灣。”萬良憬說,來重慶三年,覺得這座城市越來越美,人傑地靈,很喜歡這裡。“希望集團能夠持續深化與重慶的合作,繼續加大在這座城市的投入。”

宇海精密的“生死抉擇”

宇海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

位於璧山高新區,2011年正式進入筆電配套領域,主要為惠普、戴爾等筆電品牌商及英業達、廣達、緯創等廠商配套塑料結構件,年產量超過1200萬臺套。

企業訂單多,好事還是壞事?

在一般人看來,肯定是好事,訂單越多,說明企業實力越強、利潤越高。

宇海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宇海精密”)的董事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何勃卻不這樣認為。他說,判斷企業強不強,不能簡單“以數量論英雄”,而是要看企業能否把握未來。

有此感悟,源於一件慘痛的往事。

2011年,重慶筆電產業生產開始放量,本是模具小廠的宇海精密嗅到產業發展機遇,開始進軍筆電配套領域,主攻筆電模具及塑膠結構件。

開始的發展和預期一樣,宇海精密迅速站穩腳跟,接到的訂單一年比一年多。2018年,其訂單數量創下新高,年產值超過5億元。不管何時到該企業,幾乎都能看到員工在加班加點生產。

然而,年終一紮賬,企業傻瞭眼:利潤率直線下降,比前一年下降50%!

明明訂單更多瞭,企業的利潤率為何反而降得厲害?

專傢“會診”的結果是:都是“工廠思維”惹的禍——一方面,管理層想盡辦法拿到訂單,增加產能;另一方面,企業技術研發能力不強、設備自動化率較低,無法滿足產能大幅度提升的要求,導致訂單越多,投入的人工、占用的流動資金也越多。企業經常都是在“滅火”,資金鏈差點因此斷裂。

面對“生死抉擇”,宇海精密開始“壯士斷腕”:對管理層進行“大換血”,引進職業經理人和有技能、有思想、有拼勁的年輕人,大抓管理和研發。

同時,企業向璧山高新區尋求幫助,獲得5000萬元的貸款。企業馬上將這筆錢用在“刀刃上”——購買精密模具制造設備,研發成型、組裝、塗裝設備,全面提升生產線自動化水平,註塑機臺自動化率從5%提升至50%以上,組裝自動化率提升至30%,自主研發瞭全自動化埋釘機,產量良品率和機臺稼動率得以大幅提高。

宇海精密因此挺過危機,也找準瞭發展方向,要做“一傢不能被取代的企業”。

現在,宇海精密每年在研發創新上的投入近4000萬元,是2018年前的10倍;成立瞭技術研發中心,組建瞭專業的信息化、自動化和工業設計團隊,為自動化、數字化、智能化建設做全面的統籌規劃。

“研發創新的關鍵是人才,我們對這塊也非常重視。”何勃說,2018年以前,公司沒有一個研究生,如今不僅有4位博士、1位正高級工業設計師,還建立瞭市級博士後工作站、市級工業設計中心和工業設計研究院。擁有模具研發、自動化、信息化、工業設計等研發人員近300人,占企業總人數10%左右。公司還實施雛鷹計劃、賦能計劃,一年要招約300名管培生,用於管理、技術人才培養和儲備。

去年,宇海精密自主研發制造自動化設備120餘臺套、導入機器人55臺,並完成瞭MES(生產信息化管理系統)、PLM(流程管理信息系統)等系統的初步架構設計,大幅提升生產線的自動化率,良品率提升3%-5%,工業設計產品附加值成倍增加。全年實現產值7.6億元,同比增長28.8%。

筆電“保暖衣”是這樣造出來的

渝新歐(重慶)物流有限公司

成立於2012年,是中歐班列(渝新歐)的平臺運營公司。目前,中歐班列(渝新歐)是重慶筆電產品主要的運輸載體,2020年運輸筆電及相關產品近1000萬臺。

哈薩克斯坦的阿斯塔納,是中歐班列(渝新歐)開行過程中要經過的最冷的區域,冬季最低溫度可達零下40度。

問題來瞭:筆電產品存放溫度不能低於零下20度,否則顯示器等部件性能會受到破壞。那每到冬季,筆電產品是不是就不能坐中歐班列(渝新歐)“旅行”瞭?

不用擔心。因為班列上的筆電產品都穿有“保暖衣”——獨立蓄熱控溫集裝箱(簡稱“蓄熱恒溫箱”),溫度始終維持在零下20度以上。而這件“保暖衣”,就是渝新歐(重慶)物流有限公司(簡稱“渝新歐公司”)團隊自主研發出來的。

2012年,惠普等筆電品牌商找到渝新歐公司,提出要確保這趟班列的冬季開行頻率,準時、安全地將筆電產品運往歐洲。

這讓渝新歐公司犯瞭難。中歐班列(渝新歐)沿途要經過6個國傢,冬季運輸不僅會遇到零下20度以下的低溫環境,不同地域的最高溫差還達到70度,筆電運輸風險極大。但若不解決這個問題,會影響到重慶筆電產業的長期發展。

當時,有兩種現成方案擺在渝新歐公司面前:

一是使用柴油發電機控溫集裝箱。它由惠普公司引進,適用范圍廣,可兼顧制冷與制熱兩種方式。但其電子元件在極寒環境下容易發生故障,且消耗燃油,造價和運營費較高;

二是使用專用蓄熱保溫板。該方案缺點明顯,占用集裝箱的空間較大、裝卸作業復雜、操作不便、易破損。

兩種方案都被否決瞭。“我們需要有一款既能確保筆電產品在極寒環境下運輸,又易操作、性價比高的產品。”渝新歐公司總經理漆丹說,因此,他們決定自主研發。

在各級部門的牽線搭橋下,渝新歐公司與巴斯夫、霍尼韋爾等公司,後勤工程學院、重慶大學、四川大學等學校及科研機構聯合,開始技術攻關。

研究過程中,團隊發現有種相變材料有一個特性——低溫下結晶凝固放熱,高溫下融化蓄熱。

“是不是可以通過這個特性,利用重慶到歐洲不同地域的溫差,實現自動蓄放熱,從而控制集裝箱內部溫度?”帶著這樣的思路,團隊開始進行實驗。

歷時一年,重慶自主研發的蓄熱恒溫箱正式出爐。它的外觀與普通集裝箱無異,其內部裝有特殊的相變蓄熱功能層。運輸過程中,蓄熱恒溫箱將依靠自然氣候變化進行蓄放熱,且不需要消耗化石能源,安全性高,也不污染環境。

但品牌商一開始並沒有接受這個產品。他們寧願成本高些,也要求用更穩妥的“方案一”。

“有品牌商不信任我們的測試結果,派瞭專門的團隊到重慶來測試。”漆丹回憶說,這傢品牌商前後做瞭十餘次試驗和驗證,2018年,終於放心地接受瞭蓄熱恒溫箱這一產品。

現在,中歐班列(渝新歐)運輸的所有需要控溫的產品,冬季都穿上瞭蓄熱控溫箱這件“保暖衣”,這也直接推動瞭班列全年常態化、規模化運行。

業內觀點》》》

“大而不強、全而不精”

重慶筆電產業尚需調整結構轉型升級

重慶筆電產業發展迅速,目前已成為全球最重要的筆電生產基地。

成績有目共睹,但問題也不容忽視。在采訪中,不少業內人士認為,目前重慶筆電產業“大而不強、全而不精”,想要持續向好發展,還需要調整產業結構,實現轉型升級。

2月24日,重慶仁寶公司,工人正在自動化生產線上忙碌。記者 謝智強 攝/視覺重慶

2月24日,重慶宇海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工人正在檢查生產線上的筆電零件。

記者 謝智強 攝/視覺重慶

觀點①

產品以中低端的商務筆記本為主,附加值不高

“重慶生產的筆電,還是以中低端的商務筆記本為主,附加值不高。”兩江新區管委會副主任李順說,“宅經濟”興起後,筆電市場火熱。同時,互聯網、網遊、電競等元素的興起,讓人們對筆電需求有所提升,個性化、高端化的娛樂城賺錢本、定制本需求量越來越多,這是重慶筆電應該發力的方向。

李順認為,重慶筆電產業要進一步發展,要豐富產品線,不能隻是簡單地“代工”商務本,而是要設計、研發、生產一些高端本,從筆電“制造”向“創造”轉變。

觀點②

技術實力不強,容易受制於人

宇海精密董事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何勃認為:“重慶的筆電配套企業技術實力還不夠強,對品牌商依賴很重,容易受制於人。”

他舉例說,重慶筆電沒有本土品牌,核心技術都在廣達、英業達等廠商手中,品牌商也是以惠普、戴爾等為主。同時,筆電產品的檢測都是由制造商自己進行,本地缺乏國傢級、被認可的權威檢測機構。

“重慶的汽車產業就要好得多。品牌商方面有長安、小康、力帆等,還有汽研院等權威機構,這能將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上。”何勃說。

他建議,重慶應該提高筆電配套企業的實力,在細分領域掌握充分話語權,這樣才能確保產業生命力。“哪怕有一天品牌商走瞭,隻要重慶配套做得好,還是會讓我們來供貨。”

觀點③

缺乏核心技術,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全產業鏈集聚還需努力

重慶保稅港集團相關負責人稱,重慶筆電產業門類齊全,在全國數一數二,但缺乏制造核心零部件的能力。“比如顯示芯片等,核心技術依舊掌握在品牌商、主機制造商手裡,重慶做不出來。”

他說,下一步,重慶筆電產業應該朝這一領域發力,掌握更多核心部件的技術,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全產業鏈集聚。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