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兩會大傢談】政府放管並重,讓新業態真正“新”起來

  作者:中國人民大學國傢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馬亮

  “今年我們政策的制定和實施,還是要繼續圍著市場主體轉,這就需要繼續推進‘放管服’改革,讓市場主體不僅生存,而且活躍。去年我們說留得青山就贏得未來,今年說留得市場主體的青山常在,就能夠生機盎然,使中國經濟的活力和韌性充分體現。”3月11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全國人大會議閉幕後出席記者會並回答中外記者提問時指出。

  要通過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為市場主體減負松綁,讓它們可以放開手腳去競爭。李克強總理指出,“轉變政府職能很重要的是要把市場主體應有的權限給他們,讓他們去發揮。”

  近些年來,國務院大力推進“放管服”改革,通過簡政放權和“互聯網+政務服務”來降低企業進入門檻和提高登記註冊效率,營商環境持續優化。2020年《優化營商環境條例》正式施行,國務院委托對其實施情況進行第三方評估,結果顯示企業對優化營商環境總體高度滿意,營商環境更加穩定、公正、透明。

  今年初,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行動方案》,提出“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這意味著要讓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發揮主要作用,而政府這隻“看得見的手”要盡可能減少對市場的過度幹預。

  政府放手給市場的“寬進”政策,使市場主體大批湧現,市場充滿生機活力。 “十三五”期間我國新增市場主體6000萬戶,去年市場主體總數已經達到一億三千多萬戶,個體工商戶達到9000多萬戶。與此同時,一系列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等迭出,使中國經濟更加表現為創新驅動的高質量發展。

  政府讓位於市場,並不意味著政府在市場監管中缺位。李克強總理強調,“要競爭就應當是公平的競爭,就必須有監管。管出公平、管出公正,這樣才能讓市場主體顯示真正的創造力。”“放管服”改革的核心是,在放的同時加強管,並讓管更好地服務於放。即放管並重,同時創新監管方式,加強事中事後監管。

  如果管瞭大量不該管的領域和環節,而真正需要政府關註的則沒有能力和精力去管,或者管的出發點錯瞭、方式不對、效果不好;如果政府作為裁判員沒有秉公判決,那麼企業就可能脫離市場的娛樂城賺錢規則,破壞市場公平競爭。這會導致劣幣驅逐良幣,並使政商關系難以親清兼顧。

  因此,要加強事中事後監管,就是明確市場監管的重心不再是事前審批,而是更加關註過程性和結果性的監管。創新監管方式,做好“雙隨機一公開”、信用監管、“互聯網+監管”等工作,讓政府的監管資源好鋼用在刀刃上,更加智慧、精準和高效。同時,市場監管意味著政府部門要擦亮眼睛,既要對好企業減少不必要的幹擾,也要對不良企業該出手時就出手,亮劍執法。

  近兩年來,新業態的不斷豐富壯大,激發市場活力的同時也帶來瞭新的問題。李克強總理明確指出,我們支持“互聯網+”、物聯網這些新業態,但是對於坑蒙拐騙、造假失信,或者利用新業態的旗號去搞詐騙、非法集資的,就要堅決打擊,因為把市場攪亂瞭,沒有公平,競爭就不可能持續,就不可能展現更強的活力。

  我國市場規模大,新業態發展態勢喜人,這得益於對政府包容審慎的監管制度。但是,包容不意味著縱容放任,審慎不代表政府無為。對於“新瓶裝舊酒”的假創新、單純炒概念的偽創新,政府就要果斷出擊,形成強有力的震懾效應,避免其對新業態的污名化和實體經濟的侵蝕。

  P2P的爆雷、社區團購的亂象,都是新業態監管方面值得警惕的代表性案例。如果縱容資本無序擴張,助紂為虐地讓這些所謂的“新”業態野蠻生長,那麼就偏離瞭市場監管的正確方向,也會使企業競爭的走勢偏航。去年底以來,國傢有關部門出臺瞭針對平臺經濟的反壟斷和反不正當競爭的指導意見,這有利於推動新業態健康規范發展,剎住一些領域盲目擴張和無序增長的勢頭。

  讓市場主體多起來、活起來,也要保障市場競爭的公正性,堅決打擊披著外衣的不良企業。這些市場監管方面的高要求,對政府而言也是一場治理能力的考驗:切實轉變職能,加強跨部門聯動協同,不斷提升監管能力,使監管水平能夠跟上並適應市場發展趨勢。與此同時,也要利用、善用科技手段和社會力量來創新監管方式,真正用新監管來服務新業態。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