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娛樂城體驗金

《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紅色文創產品為何沒那麼“火”

  紅色文創作為發展紅色旅遊的重要途徑,經過多年探索和市場實踐,已經成為我國文創開發的重要領域。各地依托紅色文化資源開發瞭大量富有特色、受到消費者歡迎的紅色文創產品,但紅色文創的發展總體上仍然面臨產品設計理念滯後、對消費者吸引力不足、市場規模偏小等問題。推動紅色文創優化發展、提升紅色文創的魅力,關乎革命文化弘揚和紅色基因傳承,關系我國文化創意產業的整體提升,紅色文創發展存在的短板必須要補、難題必須要解。

  避免誤區 以立體思維傳承紅色基因

  紅色文化是中國共產黨人帶領人民群眾共同創造並富有中國特色的先進文化,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文化自信的重要源頭和有力支撐。但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諸多平臺和創作主體在紅色文化資源開發和產品運作過程中,在內涵理解、產品表現、傳播渠道、運作模式等方面出現瞭種種問題。

  第一,對紅色文化內涵理解的簡單化,即沒能抓住紅色文化的厚重精神和豐富內涵,將紅色文化簡單等同於單一主體或某些歷史事件。在這一思維下,某些地方和主體單純立足名人、事件等單一歷史層面進行紅色文化資源開發,使得紅色文創產品與當代受眾之間產生距離感、陌生感、單調感。其實,紅色文化在具有歷史價值的同時,更具有時代價值和引領價值。在紅色文化資源開發過程中,應綜合考慮歷史、當下和未來的不同層面,全面分析人物、事件、故事、精神、傳承等多重內涵,深入挖掘紅色文化的豐富價值,唯有如此,才能使紅色文化在新時期煥發出新活力,成為可持續開發的“文化金礦”。近幾年,部分地區開始與高校等科研機構合作,共同打造“紅色智庫”,建立“紅色文化智庫聯盟”,相關智庫和聯盟的建立,對紅色文化的全面深入挖掘將會起到重要推動作用。

  第二,紅色文化產品表現形式的單一化,即不能針對當下文化消費和文化接受的多樣化趨勢,仍以簡單的“遊紅色遺址、看革命圖片、唱紅色歌曲、吃憶苦思甜飯”等相對單一的產品形式對紅色文化進行表現。在文化產品形態不斷豐富的當下,紅色文化也必須走出單一產品形態、傳統產品形態的固有思維,重視紅色文化資源和產品的立體化創意開發。在開發之初,就應在對紅色文化深刻理解的基礎上,充分結合當代媒體傳播特征、不同受眾接受習慣、不同產品類型,進行立體化、全方位創意謀劃,將文化內涵、產品形態、傳播路徑、消費群體等納入視野范圍之內,充分運用AR、VR、沉浸式體驗、互動式表演等表現手段,打造形態多樣的紅色文化產品。可喜的是,《1927·廣州起義》等沉浸式演出、《沖鋒吧!紅軍》紅色娛樂城賺錢、VR紅色文化體驗館、“‘四大’會址紅色遊”等新型紅色文化產品開發模式近年來湧現,對紅色文化的多元化開發具有重要借鑒價值。

  第三,紅色文化產品傳播渠道的狹隘化,即在傳播過程中不能充分利用流媒體、移動社區等新興傳播渠道和傳播方式,仍然將報紙、電視臺、旅遊節慶、會展等傳統傳播方式作為紅色文化傳播的主要渠道。在移動互聯時代,隨著傳播渠道的社群化和多樣化,文化消費的垂直化、細分化趨勢也更為明顯。紅色文化產品的傳播必須適應這一趨勢,積極利用城市地標、旅遊會展、移動社群等多種不同渠道,積極構建“在地—在場—在線”的全方位立體傳播矩陣。

  第四,紅色文化產品內容的低俗化,即以某些低俗內容或噱頭博取眼球。在“流量為王”觀念影響下,近年來出現瞭一批追求短期效應的低俗化文化產品,比如“美女人體粽”“比基尼京劇”以及戲說紅色經典、詆毀英雄人物等。近年來,文化和旅遊部等有關部門出臺系列文件,禁止戲說紅色文化等現象。應該說,政策禁止劃定瞭底線,對於運作、開發主體和受眾而言,更應該自覺樹立底線意識,在任何時代、任何傳播條件下,避免對紅色文化資源的低俗化開發、闡釋和傳播。

  第五,紅色文化產品運作模式的行政化,即在紅色文化資源開發和產品運作的過程中,仍然采取計劃式、命令式、攤派式等簡單運作模式。隨著文化市場發展逐步成熟、文化產品日益豐富和迭代加快,紅色文化產品的開發必須在確保對其價值內涵進行準確把握基礎上,在政府引導和規范前提下,積極引入市場化運作方式。在開發之初,應充分進行市場調研,從本地資源特色、競爭態勢、文旅產業融合等各個角度進行全面深入分析;在開發和運營過程中,註重引入具有較強市場化運作能力和經驗的運作主體,確保紅色文化資源開發和運營的可持續性。

  紅色文創產品更要提升魅力

  紅色文創是以革命文化為題材和對象所開發的文創產品。革命文化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在革命、建設與改革中創造的文化形態和精神價值,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大力發展紅色旅遊的背景下,紅色文創在實踐上更加突出以革命戰爭和革命歷史為題材的“紅色文化”創意產品的開發。如果以題材來劃分,紅色文創包括以革命領袖、革命先輩和革命烈士為表現對象的文創產品,以革命戰爭中或革命者所使用的歷史物品為表現對象的文創產品,以革命歷史事件和革命歷史故事為表現對象的文創產品,以及以紅船精神、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沂蒙精神、西柏坡精神等為題材和表現對象的文創產品。

  經過多年的探索和市場實踐,紅色文創已經成為國內文創開發的重要領域。各地依托紅色文化資源特別是革命博物館、紀念館、黨史館、烈士陵園、革命遺址和紅色旅遊景點等紅色基因庫,開展瞭豐富多樣的紅色文創實踐,開發瞭大量富有特色、受到消費者歡迎的紅色文創產品。例如,仿制的革命年代瓷器、工藝美術品或者革命宣傳畫、偉人海報的復刻、紅色文化珍藏冊與紀念幣、書籍、水晶制品等紀念收藏類產品;古風鋼筆、紅色元素絲巾、革命標語紙膠帶、書包、雨傘、扇子、書簽、冰箱貼等具有實用功能的產品;桌遊、八音盒、魔方、手機殼、萬花筒等兼具娛樂性、裝飾性和創意功能的產品。

  盡管受到業界和社會各界高度關註,並經歷瞭多年的市場檢驗,我國紅色文創發展仍然面臨著產品設計理念滯後、對消費者吸引力不足、市場規模偏小等尷尬處境。產品市場魅力不足,已經成為我國紅色文創產業發展壯大和全面升級的一大障礙。2020年12月10日,“文旅融合背景下的紅色文創研討會”暨“紅色文創聯盟”成立大會在中國國傢博物館舉行,中國國傢博物館、北京市文促中心、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香山革命紀念館等34傢機構共同創立瞭“紅色文創聯盟”,“紅色文創聯盟”的目標之一就是推動全國紅色文創全面提升發展,不斷賦予紅色文創時代魅力。

  紅色文創水平全面提升是系統工程,需要全社會關註和系統性支持,充分激發紅色文創開發者的創造性、全面提升紅色文創產品的設計水平是問題的核心。從產業實踐來看,提升紅色文創產品的魅力,需要全面深化對紅色文創產品的認識、加強設計人才隊伍建設和充分運用數字技術。

  應從以下四個方面深化對紅色文創產品的認識:

  一是對紅色文創文化定位的認識要松綁。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保持認識的正確性、服從解釋主體的權威性,成為紅色文創開發者面對歷史對象時首先要確立的文化與政治思維。這是保證紅色文創政治立場正確的基本出發點。然而,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約瞭許多紅色文創設計者的思維,限制瞭他們的創意設計想象空間。所以必須認識到,尊重革命文化和紅色文化與對它們進行創意開發並行不悖,要使設計者打破對紅色文創的想象力自我設限,使他們以高度的藝術自覺和想象去開發紅色文創產品,實現紅色文創領域的觀念重構。

  二是加強對紅色文創設計者創意能力的提升。紅色文創領域缺乏優秀創意能力的突出表現是大多數設計者對紅色文化符號、紅色人物形象、紅色歷史圖案缺乏基於深刻理解的再創造,實踐中很多時候隻是對這些圖案、形象和符號的機械轉移,將它們從檔案和歷史深處移駐到日常用品、紀念品表面,打造新的“文創產品”。對紅色歷史符號和相關圖案的千篇一律的機械搬運,隻會抑制紅色文創產品的生命力,降低消費者對它們的興趣和購買欲望。隻有通過精心的審美設計,以變形、抽象、誇張、組合、交疊等藝術表達方式創造新的圖案和符號,賦予其時尚、流行且富於生命感的藝術設計靈性,紅色文創產品才會有市場、受歡迎。

  三是加強紅色文創設計者的敘事能力。目前,很多紅色文創產品是單個的物品或系列化的單個物品,其中一大部分缺乏歷史故事及其所承載的情感邏輯與時空意義,很難打動消費者的情感、激發他們的購買欲望。隻有在故事結構中,紅色文創產品才能從單純的紅色文化載體轉化為具有情感價值的文化消費品,成為消費文化的對象。需要加強紅色文創設計者的整體性敘事能力的養成;鼓勵紅色文創的設計者深入挖掘、精心設計紅色歷史或紅色物品背後的故事結構,使文創產品成為紅色故事結構的樞紐和人物情感鏈接的節點,推動紅色文創產品從物品向意義和情感載體的身份轉換。

  四是加強紅色文創的應用場景拓展。紅色文創面臨的一個突出問題是應用場景較窄。當前,多數紅色文創還局限於旅遊紀念品,隻有少數產品以文具型、玩具型文創用品或其他用品的面貌出現。這大大限制瞭紅色文創產品的市場規模。增進紅色文化吸引力需要全面開拓它們的應用場景,這就需要大力拓展紅色文創向生活領域的滲透,使紅色文創與居傢生活、汽車文化、手機文化、益智娛樂文化等領域全面融合,還要提高紅色文創的時尚感。

  為此,一是要加強紅色文創人才隊伍建設。從全國范圍看,紅色文創的創作設計人才隊伍仍然不夠強大。從整體理念、設計風格、產品品質、市場占有率和消費者反饋等情況看,紅色文創領域的設計人才,無論是數量還是專業水平,精銳之師還嚴重缺乏。這種現象提醒我們,提升紅色文創產品的魅力需要加大這一領域的人力資源投入力度。為此,需要從兩方面著手來推動:一是推動設計大師、藝術大傢進入紅色文創領域,以大師的精品佳作帶動行業整體設計開發水平的提升;二是充分發揮“紅色文創聯盟”等機構的力量,通過舉辦專業性研討、紅色文創設計人才培訓班等方式,不斷提高紅色文創從業人員的專業素養。

  二是要加強數字技術在紅色文創領域的運用。散落在全國各地的革命歷史紀念館、紅色博物館、革命遺址、紅色歷史檔案和革命文藝作品,為紅色文創提供瞭豐富多樣的表現對象。對於這些資源,應當充分運用數字技術加以開發,使之成為我國新一代數字文化基礎設施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這一過程中,首先要實現對全國革命文化和紅色文化資料進行數字化建檔,把相關信息、圖片、文字、音頻、視頻納入數字化文獻庫,實現全國范圍的革命文化和紅色文化資源數字化共享。其次,要將紅色文化的信息、圖案和其他數據資料按一定方式提取,建立紅色文化基因數據庫,使紅色文創開發者能夠以更為精準、科學的方式進行創意開發。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