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娛樂城體驗金

《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市場規模破百億,比密室逃脫更火的劇本殺能玩多久?


.TRS_Editor P{}.TRS_Editor DIV{}.TRS_Editor TD{}.TRS_Editor TH{}.TRS_Editor SPAN{}.TRS_Editor FONT{}.TRS_Editor UL{}.TRS_Editor LI{}.TRS_Editor A{}

  一款桌面娛樂城賺錢,行業市場規模竟能突破100億元。

  最近,無論在一線城市,還是四線小城,一款名叫“劇本殺”的娛樂城賺錢興起,一般每場娛樂城賺錢玩傢5-8人,單局時長4-7小時。劇本殺的推理性、懸疑性可以滿足玩傢的表演欲,還可以滿足“偵探”玩傢的推理愛好。此外,劇本殺也為不少有社交需求玩傢提供瞭平臺。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全國的劇本殺店面由1月的2400傢飆升到12000傢。2019年,我國“劇本殺”行業市場快速增長,規模是2018年的2倍,突破100億元。

  投資少,見效快,市場規模迅速膨脹,劇本殺能火多久?

  投20萬,半年回本

  每個周末,秦磊都會前往劇本殺館,和不同的陌生人來上幾把劇本殺,在變化的身份和燒腦的劇情中,實現解壓。

  這周的故事是在一個架空的世界觀中,在皇宮內院中發生的一則匪夷所思的案子,月圓之夜,太子消失在禦花園中,玩傢分別扮演皇帝、貴妃、宮女、大皇子、總管太監、禦前侍衛等角色。在近4個小時的娛樂城賺錢中,通過不同的線索和故事,最終找到太子消失的真相。

  娛樂城賺錢中,秦磊不僅要扮演自己的角色,還要仔細認真梳理對方提出的信息,記錄時間線索,有些漫不經心的內容,也許都會成為解開謎團的關鍵,所以他需要高度集中,並且全情投入。

  “聽上去是個爛俗的劇情,但融入其中後,會不由得被抓住,你不僅在思考劇情的走向,還在思考假如自己是故事中的那個人,在那個情節中,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一年下來,秦磊變成瞭劇本殺館的老熟人,有新劇本到店時,老板會給他發微信讓他參與調試,這讓他感覺參與感更強瞭。

  老馬是去年才開始經營劇本殺的店主,此前,他經營著一傢密室逃脫館,幾年下來,瀕臨倒閉。

  “密室逃脫前期建設的成本較高,後期更新的頻率和質量決定瞭線下密室逃脫能否活下去。”老馬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自己幹瞭幾年密室逃脫,仿佛不是在做線下娛樂城賺錢,而是在做著一筆裝修的買賣,天天不是在采購建築材料,就是在和工頭鬥智鬥勇。

  去年疫情期間,老馬發現瞭劇本殺,在線上玩瞭兩個禮拜後,他決定轉變經營方式,將密室逃脫放棄,改為劇本殺。

  房租加裝修和推廣,老馬投入約20萬人民幣,找朋友要來瞭幾個劇本,便把生意開瞭起來。本以為受到疫情影響,這會是又一次的失敗,誰承想在疫情剛剛減弱時,自己的生意逐漸好瞭起來。

  半年後,老馬回本瞭,每到周末老馬的店裡基本上全天客滿,為此他不得不又雇瞭4位店員。

  起初,老馬的娛樂城賺錢環境相對簡單,空間中的佈局也基本上是以舒適溫馨為主,半年後老馬發現,劇本殺雖然比密室逃脫更新成本低,但是隨著玩傢人數的增多,對於娛樂城賺錢要求的提升,同樣需要後續的設計和投入。

  老馬購置瞭服裝道具,又租下瞭隔壁的一間商戶,添加瞭不同主題的陳設,並悄悄提高瞭單價。

  最初,老馬定價是每人100元/次,後來他調到每人150元/次,生意依然沒有受到影響,這讓老馬有些膨脹。

  老馬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自己是所在城市第二傢劇本殺的店鋪,在自己之後,短短半年間,粗略估計大概新開瞭有20傢。

  “與桌遊吧、網吧、KTV等線下娛樂城賺錢最大的不同就是,劇本殺這款娛樂城賺錢很難有回頭客。”在一個劇本中,人們扮演不同的角色,在規定時長中通過扮演和推理,完成故事結局後,這個故事對於單一玩傢也就結束瞭,不可能有再玩一次的可能。

  這就造成瞭,劇本殺店面高速擴張後,制約發展的不再是房租等成本,而是娛樂城賺錢內容的劇本的質量和數量上。

  到底是采用高質量的劇本滿足玩傢的娛樂城賺錢體驗,還是采用高數量的劇本滿足店傢的客流量,這是每一名劇本殺經營者都需要面對的問題。

  老馬最初經營時采用的劇本,是找朋友索要的,既沒有版權,質量也不高,即便如此,也沒有影響他的生意,當他決定去尋找高質量的劇本時,價格嚇瞭他一跳。

  劇本價格,1元到1萬元

  劇本殺的劇本,在某電商平臺就可以購得,價格從1元/部—1萬元/部不等。

  (電商平臺中廉價劇本殺劇本)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聯系瞭一傢在電商平臺銷售劇本殺劇本的商傢,商傢表示,自己所出售的劇本,都是專業人士創作的,並且保證,一個城市隻售賣一次,也就是說經營者花費上千元購置的劇本,在單一城市中不會出現同樣的內容,從而保障經營者的利益。

  據調查,在劇本殺的市場上通常會將劇本分成三種:盒裝劇本、城市限定本與城市獨傢本三種。根據調查顯示,盒裝本指不限量銷售的劇本,售價約500元/盒;城市限定本指一個城市隻有三傢劇本殺門店能獲得授權,售價1000元~2000元不等;城市獨傢本指一個城市僅有一傢門店獲得授權,售價2000元~10000元不等,單款劇本的盈利一度超過50萬。

  但事實上,在蓬勃發展的初期,並不是所有經營者都會為每一個劇本投入如此大的代價,更多的則是采用盜版的劇本進行試水。

  曾創作過《死亡通知單》《邪惡催眠師》的作傢周浩暉,最近一段時間就將工作重心投向瞭劇本殺的創作。周浩暉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自己最初覺得劇本殺這個娛樂城賺錢很新鮮,嘗試創作後,讓他有瞭更多的理解和想法。

  “現在一部好的劇本殺作品,原創者可以拿到百萬的收益。”周浩暉認為,自己的文學本身就和劇本殺的內容有相似點,推理懸疑讓二者高度契合,而劇本殺創作更對自己的創作是一種補充。

  “作傢創作一部作品,人物是有主次的,對於劇情的推動也是有輕重的,但是做劇本殺的創作則不同,你不能設置任何一個無用角色,更不能讓有的角色隻是烘托氣氛而產生,要讓所有的角色都有存在感,這本身是一種挑戰。”

  周浩暉更看重的一點就是,劇本殺得天獨厚的反饋機制,這會讓作傢更興奮。

  “一部文學作品,得到的反饋要麼是不及時,要麼是不夠集中,對於創作者來說很難調整自己的寫作,而變為娛樂城賺錢後,則可以快速看到人們的反饋,玩傢身處其中的變化,會讓作傢有更多的思考。”

  周浩暉認為,很多時候一部文學作品被改編為影視劇後,即便原作者和原著粉不滿意,調整和修正都是非常難的。但劇本殺則可以及時調整,迅速改變,這一點也催生著劇本不斷變好,玩傢的體驗也就不斷變好。

  “平行時空”“多重人格”一類的爛梗早已過時。玩傢數量的擴張和解謎水平的提高正在倒逼上遊創作端進行更多的創新,新穎的題材和機制亟待開發。一部好的劇本殺作品,創作者付出的精力並不會比一部文學作品要少,甚至還要參與後期和環境的調試等測試活動,隻有各方面做到精益求精,最終的作品才會得到市場的認可。

  劇本殺的產生對於文學的IP衍生和開發同樣是一次新的嘗試,在影視開發、娛樂城賺錢開發之外變成瞭一種高回報的開發模式,行業的快速擴張,也讓很多作傢躍躍欲試。

  對於原創劇本的版權保護,周浩暉並不樂觀。在互聯網上,一部原創作品可以幾乎沒有成本的被復制,這勢必會消耗優質劇本創作者的動力。所以高水平的創作者往往會選擇合作的方式與劇本殺經營者簽署合同,點對點進行創作,但即便如此,也無法完全確保不被復制和盜版。

  劇本殺能火多久?

  作為桌面娛樂城賺錢的一個衍生,劇本殺無異於已經復制瞭曾經《三國殺》和《狼人殺》的輝煌,但面對後兩者的後期疲軟等困境,劇本殺能持續火下去麼?

  和很多娛樂城賺錢不同,劇本殺是少有的在線上找不到盈利模式而在線下開花的娛樂城賺錢類型。由於娛樂城賺錢類型所致,缺少氪金模式,線上劇本殺雖然有大量的玩傢,卻很難直接通過玩傢獲利。

  線上劇本殺App《我是謎》的創始人林世豪曾公開表示,該App並沒有盈利,他們的最大開銷就是市場推廣。《我是謎》曾贊助綜藝《明星大偵探》《來電狂響》,還和《頭號嫌疑人》合作推出瞭授權劇本殺,但這些並沒有激出大浪花。

  線上的盈利模式缺失,讓線下得以蓬勃發展。

  對於劇本殺的未來,周浩暉顯得很樂觀,“有句話說,劇本殺是年輕人的社交酒精,我覺得很有道理。”劇本殺除瞭自身懸疑揭秘等娛樂城賺錢性的體驗,對於年輕人而言,社交屬性被放大瞭很多倍。

  “比如一個6人的劇本,我創作者的時候是3男3女,那麼店鋪在經營這個劇本的時候就會公佈這個劇本的時長和所需玩傢的數量進行招募,很大概率玩傢並不是相互熟悉的朋友,而是臨時組成的團隊,在這個幾個小時中,原本毫不相關的人們因為一個故事和一個娛樂城賺錢,被迫融合在一起。”

  在周浩暉看來,如果說劇本決定瞭娛樂城賺錢質量,社交屬性才是決定商業模式未來的關鍵。

  “很多年輕人在與人溝通方面是有障礙的,和異性溝通時障礙就會更明顯,但是在娛樂城賺錢中,你被劇本設定的身份和人設包裹下,你可以盡情的表演,而且是必需的表演,這就讓很多人有瞭欲罷不能的感受。”

  (圖/央視財經新聞截圖)

  隨著玩傢的要求升級,快速發展的劇本殺領域也出現瞭層次分級,高水平的店主采用實景模式,高投入換取高回報,一場娛樂城賺錢的體驗更像是一臺沉浸式戲劇,甚至有真人NPC的存在,客單價甚至可以達到500-700元每人次。

  在線下,如今還誕生瞭一種劇本殺新玩法。在北京、上海、成都、長沙等地方,出現瞭文旅+劇本殺的模式。成都一傢劇本殺店於去年6月打造瞭當時全國獨傢首發的兩天一夜沉浸式實景探案,不少玩傢被這一模式吸引,周末可預約檔期已經排到半年後。

  去年11月,海口劇本殺聯盟在海口觀瀾湖火山溫泉谷上演瞭第一場劇本殺——《人間不值得》,這也成為瞭2020海南首屆溫泉文化旅遊節的“重頭戲”之一,吸引瞭大批遊客關註。

  據悉,湖南漁窯鎮將於2021年大年初一到初七上線一個百名NPC參與、覆蓋面積300畝的七天沉浸式劇本殺體驗,售價4299元。創作者認為,這種模式會帶來更沉浸的推理體驗,在旅遊的同時,深度感受劇本殺體驗。

  作為一個小體量的店鋪,老馬還沒有思考清楚要不要跟上高端的腳步,重新規整一下現在的娛樂城賺錢環境。

  這個行業想要有未來,就需要有人以幹事業的心態長久地去做這個事,但現在看上去,大傢都比較急躁,真正的創新其實並不多。

  老馬顯得很謹慎,“資本總會巧妙的前期進來,在準確時候撤離,最終留下一地雞毛,我想再看看。”

  “我真的不想再裝修瞭。”老馬說。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