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娛樂城體驗金

《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在線教育盯上學前幼兒 5歲娃一周要上20節網課


   
    無論是在公司,還是在小區,徐麗總會在等電梯時聽到這樣的廣告,畫面中抱著平板電腦上網課的萌娃,讓她不由自主聯想到還在上幼兒園的女兒,“幾乎要被洗腦瞭,感覺在線教育好像突然成瞭學前標配。”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胡旭晟同樣關註到這一現象。他建議,明確禁止面向學齡前兒童發佈在線教育廣告和提供電子產品。此言一出,再次引發熱議,越來越多的傢長開始反思如何理性選擇。
  現象
  廣告在輪番轟炸曬單成例行任務
  “售完下架!限購一次”“對不起,我們免費瞭”“傢長們不要私聊我瞭,是真的,不要2899!不要899!49元10課時還送禮盒”……同樣的限時報名、同樣的超級大禮包,價格從49元到29元,甚至到0元。
  不少傢長反映,社交網站、微信公號上隨處能看到此類學前在線教育廣告,手機短信也常被在線教育機構輪番轟炸。“如果將品牌擋住,根本分不清是誰傢的。”
  隨著多傢在線教育機構佈局學前市場,跑馬圈地混戰之下,競爭日趨激烈,學前在線教育廣告也愈發同質化、誇張化。鋪開一片的豐厚教具與低價誘惑,傢長也難免心動。
  報名低價體驗課後,傢長往往需要添加機構老師微信,進到機構微信群中。“體驗課一般為期兩周,開始老師是比較熱情的,也沒什麼推銷信息。等到第二周,便會每天多次在群裡發佈促銷信息,以各種優惠政策鼓動傢長為孩子繳費。”亮亮媽媽回憶,最誇張的一次體驗課中,老師將群名都改成瞭“某某班級限時曬單群”,“我找瞭半天才找到,一眼看過去還以為自己進瞭微商群呢!”
  除瞭流量平臺,各在線機構的廣告也深入到傳統論壇、網帖之中。有傢長表示,有時想去搜索關於某些在線機構教學效果的客觀評價,但往往連翻多頁,所謂“測評帖”都是復制粘貼、圖文並茂的吹捧式回復,根本找不到來自真實傢長的使用感受。
  “邀你限時0元領超值數學思維課程”“送你開學季專享北美外教課禮包”“你的好友喊你領開學福利!”……每到周一,劉曉雅的朋友圈便會被鋪天蓋地的曬單廣告刷屏,“大傢都心照不宣,知道這是網課平臺的常規操作。”
  事實上,劉曉雅也是“曬單族”中的一員。“不想騷擾別人,可這樣才能給孩子多兌換幾節課,隻好硬著頭皮去做。”有時候,劉曉雅忙起來忘瞭發,很快就會收到來自平臺老師的提醒,“要上傳孩子照片制作所謂的個性化海報分享到朋友圈,然後截圖保存上傳,每周一次成瞭例行任務。”
  體驗
  錄播課效果欠佳 直播課狀況百出
  去年底,小鵬媽媽為5歲的兒子報瞭思維、語文兩門錄播AI課。平時工作緊張,她常讓孩子自己拿著平板電腦學習。一段時間後,她發現兒子明顯有瞭“應付”情緒。
  “前面動畫片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到瞭答題環節為瞭趕快通關,經常一通亂點。”小鵬媽媽介紹,這些AI課的題目設置規則是如果點錯瞭,錯的答案就晃悠一下,並發出提示音效,孩子自然就去點另一個瞭,也不知道到底掌握瞭沒。
  至於語文課程,她發現其中的認字環節數量過少,且非常簡單,孩子幾乎日常生活中早都認識。但到瞭詩歌和故事環節,內容相對深奧,孩子又不太喜歡,“感覺就是看瞭個熱鬧,不過看瞭總比不看強吧!”
  小鵬媽媽反思,可能AI課也同樣“費媽”,最多作為傢庭輔導的一種手段。“有個朋友傢孩子更小,她每次都跟著一起看,還和孩子做練習冊,玩教具。她就感慨說一年兩千多元太值瞭,送那麼多隨材,都省下買玩具的錢瞭!”
  同樣沒太多時間陪孩子上課的童童媽媽,深知女兒專註力一般,“我不陪著就總溜號”,特意為孩子選擇瞭在線直播課程。相比提前錄制完成,通過簡單答題與孩子“互動”的AI課,屏幕對面是真實的老師。“會時不時叫她的名字提問,好歹能把註意力叫回來。”
  但在英語直播課方面,童童媽媽一直沒有找到特別滿意的機構。“不是說隻要是外國人,就都能教好英語,我們就遇到過菲律賓的老師,那個口音……”而比較受認可的好老師又很難約,甚至得提前好幾天。有時候約到的老師教學經驗不太豐富,孩子就不太喜歡,上課興趣一般。
  此外,因為童童屬於起步階段,“一對一”形式的話孩子比較緊張,“一對多”又涉及到學伴問題,“經常想說的話還沒說完就到下一個瞭,老師也不知道聽不聽得見。”
  困局
  在線課越報越多 總時長難以承受
  對於傢有二寶的田靜來說,在線教育似乎是個很難讓人拒絕的選擇。“傢裡人手本來就緊張,如果帶哥哥去線下機構上課,來回路上要占用時間,在那邊陪著上課也不方便照顧妹妹,不如在傢上網課方便。”去年初,突如其來的疫情更讓她不再猶豫,“線下說停課就停課,連貫性也沒辦法保證。”
  在朋友的推薦下,田靜先給兒子報瞭門英語AI課,“一年兩千多,倒是比線下班便宜多瞭。”半年下來,看兒子堅持得還不錯,田靜倍感欣慰,又開始對平臺上的語文課動心,“老用戶報名的話有優惠,索性就又加一門。”今年春節過後,田靜再次被新推出的思維課吸引,“感覺語數外一個不能少,體驗課的老師也一再強調思維啟蒙的重要性,考慮到孩子也快該面臨幼小銜接,幹脆一口氣全報瞭。”
  成為平臺重度用戶後,田靜發現自己有點停不下來,“看到有個9元試聽的少兒編程體驗課,就也順帶報名瞭,沒想到孩子也挺感興趣,一咬牙也給報瞭,最近還在考慮要不要來個美術課,因為身邊不少人都在學。”給兒子報課之餘,田靜想到2歲多的女兒也可以“沾個光”,“反正現在有的課說是從2歲就能上,權當給她看動畫片。”
  周末,田靜發現一向乖巧好學的兒子鬧起瞭情緒,抱怨自己課太多。“我們仔細一盤算,發現還真是個問題。之前總覺得每節課也就15分鐘左右,可不知不覺越報越多,現在每周語數外三門加起來就有15節,另外還有2節編程課,2節口語課,如果再報美術,眼看就要突破20節,對5歲孩子來說,總時長確實有點難以承受。”
  建議
  在線教育莫盲目跟風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在線教育日漸火熱,但我們需要始終保持理性思考,合理利用資源,把握分寸尺度。”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談到,既不需要將電子產品或在線教育視為洪水猛獸,采用“一刀切”的方法簡單將其摒棄;也不應當讓這些成為學齡前兒童的必需品,盲目跟風陷入其中。
  “對於學齡前兒童來說,應該選擇適合這個年齡階段身心發展特征的方式,更註重娛樂城賺錢性和互動性。”儲朝暉認為,這裡的“娛樂城賺錢”並非是指在電子產品上玩虛擬娛樂城賺錢,而是要盡可能讓孩子在真實情境中體驗與人交往互動,在自主娛樂城賺錢的過程中激發創造力和想象力,而不是被動接受知識灌輸。
  “傢長希望讓學齡前兒童接受啟蒙本身無可厚非,因為一味強調”零起點“未必科學,也並不現實。我們鼓勵傢長根據孩子的興趣加以引導,但不意味著是要通過報班上課來進行。”在儲朝暉看來,幼小銜接不僅是知識的銜接,更是能力和習慣的銜接,“孩子進入小學以後,學習固然重要,但不能忽視背後的基礎能力培養。現在一些在線教育機構過度販賣焦慮,傢長盲目跟風選擇,隻是強調孩子的識字量、單詞量、計算量,卻沒有關註學齡前真正應當鍛煉的運動協調能力、語言溝通能力、社會適應能力等,這樣並不利於孩子的健康發展。”(記者宗媛媛 魏婧 插圖 宋溪)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