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娛樂城體驗金

《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老年玩具市場悄然興起 專傢呼籲加強監管力度

  強化監管引導老年玩具市場健康發展

  老年玩具市場悄然興起但產品質量良莠不齊專傢呼籲

  提起玩具,人們普遍認為這是兒童的專屬。2020年10月25日,正值重陽節當天,一傢名為“老有所玩”的老年玩具店在北京市通州區開業,吸引瞭周邊不少老年人前來光顧,許多國內外媒體都進行瞭報道。

  老年玩具作為老年人娛樂的一項重要手段,本應成為市場新風口。但據《法治日報》記者瞭解,近年來全國曾出現過幾傢老年玩具店,但基本上都“無疾而終”,而專門生產老年玩具的廠商幾乎沒有。同時,對於老年玩具的相關標準認定和市場監管,目前也還是一片空白。

  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傢表示,老年玩具不僅對老年人的身心健康有益,還能滿足老年人的精神文化需求,但公眾甚至老年人本身都對此瞭解較少甚至存有誤解。老年玩具市場是一個很有潛力的市場,對此要做好宣傳和監管,增強社會對老年人需求的關註度,從政策上支持老年玩具市場健康發展。

  老年玩具市場廣闊

  符合精神文化需求

  近日,《法治日報》記者來到“老有所玩”老年玩具店,最先映入眼簾的便是櫥櫃上滿滿當當的各式玩具——這裡有400多種玩具。但和想象中的門庭若市不同,店裡隻有老板宋德龍一人,這讓近200平方米的店面顯得有些冷清。

  “天冷,這時候都在吃午飯,等下午或晚上人會多點。剛開業那會兒從早到晚都有人,現在熱度過去瞭,但忙的時候還是很忙,老年人來瞭我要一點點教他怎麼玩。”宋德龍說,他今年42歲,曾為央視一檔老年節目做過廣告運營,接觸的老年人比較多。“老小孩、老小孩,老年人其實和孩子一樣,很多都喜歡玩具,並非隻有廣場舞、棋牌麻將、電視手機。”

  宋德龍說,雖然老年人有玩玩具的需求,但很少有人會主動去玩,甚至還有老年人曾直接跟他說,其店鋪定位不對,老年人就不該玩玩具。“應該理解老年人,他們這種固定思維和當時所處的年代和環境息息相關。”

  為此,店裡的玩具對老年人都免費開放,一天中的大部分時間,宋德龍也待在店中教老年人如何玩,許多老年人在這傢玩具店找到瞭童趣。

  采訪中,北京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譚日輝告訴《法治日報》記者,除瞭老年人自身,公眾認知層面對於老年玩具這一概念也缺乏科學瞭解。一方面大都認為玩具是兒童的專屬用品;另一方面認為老年人身體各方面機能逐漸衰退,老有所樂的外延僅限於廣場舞類的自娛自樂的活動,對於老年人怎麼能夠“玩有所樂”關註不足。

  根據中國發展基金會發佈的《中國發展報告2020:中國人口老齡化的發展趨勢和政策》,2020年中國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約有1.8億人,約占總人口的13%。老年人的精神文化層面的需求正越來越引發關註。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法學院講師、法學博士李靜認為,不僅是我們國傢,全球都面臨著人口老齡化所帶來的需求問題。“人老瞭之後,可能面臨著情感上的空虛、智力體能的衰退等問題,加上退休後工作和生活狀態的轉變,這時候可能會產生一些新需求。一些益智類的老年玩具能夠幫助維持體能、減緩記憶力衰退等,而在買玩具、玩玩具的過程中,老年人可能會認識新的朋友,這也是一種社交手段。”

  譚日輝說,互聯網高速發展的當下,各種智能產品層出不窮,老年人尤其是經濟收入較高的老齡群體已經不再局限於傳統的文化娛樂活動,老年人對於“玩什麼”“怎麼玩”的需求也呈現出新的發展趨勢,並由此產生瞭對於老年玩具的需求。

  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第四條提到,“國傢和社會應當采取措施……實現老有所養、老有所醫、老有所為、老有所學、老有所樂”。對此,李靜認為,“老有所樂”不僅僅是天倫之樂,“老年玩具也可以提供一種社交平臺,讓老年人能夠從中獲得存在感,讓他們覺得自己還沒有和社會脫節,從而找到生活樂趣”。

  缺乏專門生產廠商

  監管體系相對滯後

  在“老有所玩”老年玩具店裡,宋德龍把兩側貨架劃分為“益智休閑區”和“健身運動區”,前者有記憶棋、九連環等,後者有投壺、室內高爾夫、臺球桌等,其中還包括一些電子和現代玩具。店內玩具普遍標價不貴,一般十幾元錢就能買到心儀的產品。

  采訪中,宋德龍給《法治日報》記者展示瞭幾款玩具:一種類似九連環解鎖扣的玩具雖然原理簡單,但沒有提示很難解開;還有一種類似魯班鎖的玩具,《法治日報》記者探索瞭很久,每次都差最後一塊木板就能拼好,但宋德龍隻要略施小計便能讓其恢復如初。

  據宋德龍介紹,目前國內並沒有專門生產老年玩具的廠商,這些玩具其實都是他從各種渠道搜集來的,有些是走訪瞭幾十個玩具市場淘來的,有些還是定制的,置辦起來頗費周折。

  在多個電商平臺上,《法治日報》記者以“老年玩具”為關鍵詞搜索發現,上面多為孔明鎖、魯班鎖套裝、陀螺等傳統玩具,且種類很少,多是放在成人益智娛樂城賺錢分類中。

  與冷清的老年玩具市場相比,我國兒童玩具和老年保健品市場卻異常火爆。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協會發佈的《2020年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行業發展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玩具市場零售規模759.7億元,0-14歲兒童人均玩具消費323.4元;艾媒數據中心公佈的2020H1中國老年群體保健品月均支出金額數據顯示,中國20.99%的老年群體保健品消費支出在500-1000元,完全不買保健品的老年人不到三成。

  四川大學法學院教授朱偉告訴《法治日報》記者,實際上,老年玩具市場在國外一些國傢並非新鮮事物,市場發展相當成熟,部分市場的老年玩具已經占據瞭玩具市場的40%以上。比如,歐美國傢已有成規模的老年玩具專賣店,還有專門為老年人開發玩具的企業;日本很註重對老年人的大腦益智訓練,市場上盛行各種書籍、玩具等益智產品。

  朱偉說,早在十多年前就有研究老年玩具的相關文章出現,但市場卻一直沒有正視這一需求,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難以盈利。

  采訪中,《法治日報》記者瞭解到,除瞭生產企業少以外,老年玩具還存在生產標準沒有規范化、監督體系不健全兩大問題。

  江蘇省法學會經濟法研究學會理事、江蘇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杜樂其指出,與兒童玩具國傢強制性標準的完整性相比,我國尚不存在專門適用於老年玩具的國傢強制性標準,老年玩具標準滯後。另一方面,還存在監管滯後的問題,主要表現為監管機構往往未能對老年玩具市場的監管采取事前監管,而往往在老年玩具侵害老年消費者人身健康權益之後方才介入。

  譚日輝認為,由於相關規范標準的缺位,老年人的安全權益無法得到有效保障;同時,在監管不到位的情形下,老年玩具市場良莠不齊,無法滿足老年人需求。

  加強市場監管力度

  積極出臺扶持政策

  譚日輝認為,健康、有趣、操作方便的老年玩具可以豐富老年生活、促進老年人健康;反之,則會為老年生活帶來安全隱患、交往紛擾。老年玩具的設計應圍繞“老有所玩、老有所樂”的目標,遵循安全、易用、簡捷的設計原則,針對老年人的身體心理特征及交往需求,設計貼合老年人需求的健身玩具、益智玩具等。

  朱偉說,為瞭更好地開拓老年玩具市場,相關部門的調查是必需的。比如,有多少老年人有玩具需求,他們需要的是什麼樣的玩具。隻有這樣才能提升老年玩具的普世應用型,老年玩具才能更好地被推廣。同時,媒體還要做好宣傳,引導社會大眾正確看待老年玩具。

  杜樂其認為,在老年玩具市場悄然興起的背景下,相關監管機構、國傢標準化委員會應在對老年玩具經營者、老年消費者和老年玩具市場充分研判的基礎上,科學合理地制定老年玩具國傢標準;在國傢標準出臺前,相關市場監管機構應主動提前介入老年玩具市場,采用多種方式,對老年玩具設計、制造和銷售過程中損害老年人人身健康的潛在情形予以篩查和消除。

  譚日輝建議,政府在老年玩具企業稅費、租金、融資等方面可以給予優惠,盡快出臺相關監管措施,完善相關扶持政策,引導老年玩具企業良性發展,從而形成老年玩具產業鏈、提升產品質量,滿足老年人日益增長的精神需求。同時,出臺相關法律法規,進一步保障老年消費者在使用老年玩具產品過程中的權益。

  李靜認為,政府的扶持還可以體現在政府購買服務上面。比如說,現在許多小區都有免費健身區,老年人對此利用率比較高。如果政府購買一些老年玩具投放到社區中心、廣場等地方,讓更多的人去體驗,有助於推廣老年玩具,改變人們的一些錯誤認知。推動老年玩具產業發展完善,能夠使老年人充分享受到發展成果,滿足文化娛樂和精神需求,自在體面地享受晚年生活。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