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娛樂城體驗金

《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帶芯畢業,“後浪”再出發

  半年前,中國科學院大學“一生一芯”計劃培養的五位本科生,主導完成瞭一塊64位RISC-V處理器SoC芯片設計並實現流片。他們帶著這款“最硬核畢業證書”畢業,進入到研究生階段的學習。

  這篇報道刊出後,受關註程度之高,超出很多人意料。編輯復盤時說,“年輕人”與“芯片”,可能是吸引公眾的關鍵詞,人們素來喜歡看年輕學霸的故事,因為他們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未來。

  現在,五人都已經是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的研究生,還在做著從去年夏天就已經投身其中的一個項目——仍是開發芯片,但具體內容現在還不便透露。總之,他們要悄悄工作,然後驚艷所有人。

  和“一生一芯”相比,這個項目難度更大,他們投入的時間和精力也更多。學期中,他們常常往來於雁棲湖和中關村。學校課程結束後,他們開始瞭封閉開發。

  “一生一芯”計劃負責人、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包雲崗對五個學生的評價頗高——他們已經是科研項目中的骨幹。

  “要看你怎麼理解‘骨幹’。”王華強說,這個項目離開任何人都不行。有人要設計架構,有人要實現架構,還要有人測試,查bug,解決bug……都是環環相扣。

  壓力比做“一生一芯”時更大,責任和使命感也更沉重。但他們“樸素的願望”還是和以前一樣——別掉鏈子,別拖後腿。

  在封閉開發階段,張紫飛和王華強是室友,兩人生物鐘默契地趨同瞭,都成瞭夜貓子。

  在他們看來,研究生這一學期,忙碌又充實。要上課,要做項目,千頭萬緒。張紫飛甚至戒掉瞭娛樂城賺錢,他覺得連玩娛樂城賺錢都費腦子,把日常調劑變成瞭看電影和動漫。

  不過,也是有點缺憾。因為太忙,交際圈並沒有隨著新階段的開啟而擴大。新的好友,還待結交。

  連著做項目,會覺得疲憊甚至厭倦嗎?

  “這倒不會。但是越做,就越覺得自己做的和一流水平有差距。看著差距就會糟心,就會有危機感。”他倆說。

  兩人都很警惕外界對他們工作的拔高。他們都覺得,自己還不算真正成瞭科研人。剛念研究生,還沒有太多時間,去搭建自己的知識體系,形成自己的科研品味;還沒有做太多探索性和開創性的工作。目前,他們還是在蓄力階段。(記者 張蓋倫)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