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娛樂城體驗金

《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博物館遇上“熊孩子”

  春節假期,各地博物館人流如織,傢長希望帶孩子進博物館汲取人文知識,孩子暢想著到博物館中“考古尋寶”。同時,“打卡”博物館也是許多中小學校佈置的寒假課外活動任務。

  然而,在博物館等文化場館的評論區,跑跳大叫、追逐打鬧的孩子成為觀眾吐槽最多的對象:“‘熊孩子’是我逛博物館的克星”“一些‘熊孩子’和‘熊傢長’仿佛在逛菜市場”……春節假期,記者走訪瞭北京多傢博物館,采訪瞭部分專傢,解讀為何一些孩子進入博物館就成瞭公眾眼中的“熊孩子”,並探析疏解之道。

  1.工作人員緊盯“熊孩子”

  想要預約熱門博物館,首先要拼的就是“手速”。春節前後,記者嘗試預約北京一傢博物館的門票,該館可預約3天內的門票,每天11點更新預約信息,10分鐘左右餘票數量歸零。許多博物館需要提前兩天或以上的時間預約,歷史、自然、科技等類別的博物館尤其受到孩子的青睞。

  春節假期,記者來到中國國傢博物館,一早門口就排上瞭長隊,防疫、安檢流程井然有序。春節期間,中國國傢博物館推出25項大展,既可透過復原人像上的霓裳羽衣瞭解中國古代服飾變化及穿搭潮流,又可在中國古代樂器展中聆聽古樂聲聲。身著漢服的青年和小朋友穿梭在這些展覽之間,頗有時空交錯之感。

  博物館工作人員時刻關註著孩子的舉動。在展覽區域,一位老人剛從包裡掏出小孩要吃的零食,就被工作人員“盯上”並及時勸阻。老人面露慚色,安撫孩子“出去再吃吧”。另一邊,工作人員勸阻兩個小朋友不要坐在臺階上,但孩子剛走出工作人員視線,就又追逐起來。

  在首都博物館,古代佛像藝術、古代瓷器藝術、古都·北京歷史文化篇等正進行展覽。記者坐在展廳中間的長椅上休息,一位工作人員手拿著“請保持安靜”的牌子,目光來回掃視,10分鐘內就發現瞭兩個“目標”:一個小男孩對金光閃閃的佛像充滿興趣,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向玻璃框,工作人員快步上前提醒小朋友移開手,“小心細菌”;一個孩子席地而坐,工作人員打量著周圍,問“這是誰傢的小朋友”。

  事實上,“熊孩子”也讓傢長頗為頭疼。在北京魯迅博物館,有傢長眼疾手快,攔下瞭孩子欲伸向木版畫的小腳;有傢長進館後就指著“請保持安靜,請勿大聲喧嘩、打鬧,展廳內請勿飲食”的牌子,給孩子“打預防針”。

  中國古動物館是全國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深受青少年喜愛,每年寒暑假參觀人數眾多。據中國古動物館展教部工作人員介紹,兒童在參觀中跑鬧的現象時有發生,在博物館觸摸展品等行為不可避免。孩子跑鬧,傢長一般會阻止,傢長不阻止的話,工作人員就會介入。同時,館裡安排瞭工作人員和學校志願者進行參觀引導,館中也設置瞭一些卡通提醒標語。文明參觀需要博物館和傢長共同努力,該館工作人員表示,不能完全靠博物館引導孩子,傢長在參觀前要提前告知孩子將學到哪些知識,參觀中要註意哪些事項。

  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之前,中國古動物館連續幾年開展“博物館奇妙夜”研學活動,陪同孩子夜宿博物館的傢長都驚嘆孩子旺盛的精力。該館工作人員表示,“博物館奇妙夜”研學活動有專門的老師帶領孩子統一行動,這樣能更好地維持活動秩序。

  受疫情影響,許多博物館暫停瞭團體預約、研學活動,但傢庭相約親子遊、老師帶隊參觀的小型隊伍並不罕見。記者在一傢博物館看到,一位老師帶著五六個孩子正在文物旁為孩子們講解,孩子們聚集在一起,拿出筆記本做筆記,老師不時地維持秩序,提醒學生們“小點聲”。

  2.孩子何以成為“熊孩子”

  每到人流量劇增的寒暑假,“吵鬧”成為許多參觀者反映的問題。記者在點評網站查看北京一傢博物館頁面下的評論區,一位網友表示,“很多設施寫著‘請勿攀爬’,但是上面爬滿瞭孩子”;另一位網友因為館內小孩子太多、環境嘈雜,表示“最近不想看到小孩子,頭都要炸瞭”。

  在討伐“熊孩子”的同時,“有‘熊孩子’就有‘熊父母’”也被認為是導致“熊孩子”問題產生的原因。2019年,一張廣東省博物館觀眾留言本頁面的照片讓“熊父母”走上瞭風口浪尖。有人留言質疑博物館工作人員“管得好多啊”,質問“不是讓孩子解放天性嗎?跑怎麼瞭,跳怎麼瞭……”

  四川博物院2020年曾經發起“最不能忍的博物館參觀不文明現象”投票,其中“大聲喧嘩追逐打鬧”位於榜首。網友評論,小孩追逐打鬧簡直太煩瞭,本來安安靜靜地看文物,突然被喧鬧聲打擾,還有些傢長竟不以為然。

  部分業內人士認為,博物館不是遊樂園,孩子們跑跳嬉鬧甚至發生破壞展品的行為,源於兒童缺乏博物館禮儀教育,傢長要以身作則,對孩子進行正確引導。另一方面,也有評論者反對為兒童輕易貼上“熊孩子”的標簽,他們認為,博物館裡的“熊孩子”隻是個別現象,提倡“俯身傾聽孩子的聲音”“博物館的佈展要更強調參與性、互動性”。

  孩子進入博物館何以成為“熊孩子”?在山東大學文化遺產研究院副教授尹凱看來,這背後也透露著公共意識的覺醒。“最近幾年,當孩子出現在任何公共場所,且行為舉止有不當之處時就會引起聲討。這與我們的傳統思想是不一樣的,我記得我一直接受的教育就是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見識。我想這不僅與中國社會的個體意識增強有關,而且與進入公共空間的資格有關,那就是要安靜、克制、禮貌、理性,這不禁讓人想起西方公共領域的形成過程。對‘熊孩子’的稱謂是一個社會轉型的問題,而不是單純把矛頭指向兒童。”尹凱說。

  3.引導兒童養成博物館參觀禮儀

  博物館集納著一個國傢的歷史文化,承載著重要的教育職能,少年兒童走進博物館求知亦是對文化的一種傳承。相對於吐槽狂歡和將“熊孩子”與“博物館”對立,尋求引導兒童進入博物館文明參觀的疏導之策才是關鍵。

  廣東省博物館觀眾留言本上的留言在網絡上引發輿論後,館方及時回應:“遵循相關禮儀規范也是對他人的尊重,博物館禮儀要從娃娃抓起。”廣東省博物館因勢利導,通過參觀禮儀視頻為孩子們科普博物館參觀禮儀,並積極與各博物館微博賬號互動,共同規范博物館參觀禮儀。2021年春節假期,廣東省博物館又在微博發佈瞭相關視頻,科普“博物館的正確打開方式”,號召公眾“拒絕成為‘熊孩子’”。

  前幾年,兩位小觀眾在上海玻璃博物館追逐打鬧、翻越圍欄,撞壞瞭估價45萬元的“玻璃城堡”。館方認為,孩子絕不是潛藏的破壞者,通過引導,他們也可以是博物館的守護者。為此,上海玻璃博物館推出“兒童禮儀工作坊”活動。談及初衷,館方對記者表示,他們希望將“禮儀工作坊”設計成一款闖關娛樂城賺錢《守護者聯盟》,讓小朋友獨立參與,在娛樂城賺錢中學習參觀博物館的文明禮儀和展品保護的一些基本知識。他們認為,博物館作為公共機構有教育職責,隻有讓孩子知道展品背後的故事,與博物館工作者共同維護展品,才會發自內心地理解參觀要求的必要性,並主動遵守甚至將這份知識傳遞給其他人。2021年寒假期間,上海玻璃博物館推出瞭“禮儀工作坊”3.0升級版活動。

  在對兒童參觀引導上,除瞭在展廳內設置標識系統,上海玻璃博物館還以一種特殊的方式來提示文明參觀。幾年前,兩個小朋友在參觀時導致展示作品《天使在等待》受損,該作品後來改名為《折》。館方表示,這件展品在博物館展廳的必經動線上展出,配合當初遭到損毀時的監控視頻和一段藝術傢聽聞作品“折翼”後的感言,當親眼目睹藝術品遭到劫難後的場景時,人們會有一種共情感受,以此提醒每一位參觀者。

  上海玻璃博物館也為孩子提供瞭安全地釋放天性的空間。據上海玻璃博物館工作人員介紹,他們以孩子的視角和尺度來陳列展示藝術品,戶外遊樂場裡的跑道、滑梯和玩具車,也給瞭孩子們釋放精力的出口。

  尹凱認為,按照新博物館學的一些觀點,博物館不再是一個沉默的、高雅的殿堂,觀眾可以在裡面自由地探索、交談和對話。因此,對21世紀的博物館來說,盡量接納更多的、多樣的觀眾,並鼓勵他們在博物館中發現自己、形成自己的愛好,也是未來博物館發展的走向。讓兒童進入博物館不是說走進博物館,而是要建立相應的兒童觀眾的活動區域、制作兒童觀眾的展覽,也就是所謂的兒童博物館或博物館的兒童專區。如果將博物館歡迎兒童觀眾等同於單純地讓孩子進入博物館,那就會導致一些問題。因此,這是一個博物館如何去解決兒童觀眾的問題。博物館如何去做,不僅關系到中國博物館的發展,而且對其他公共空間內兒童問題的解決也有借鑒意義。(實習記者 張影)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