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娛樂城體驗金

《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加速推動信息領域核心技術突破 引領新科技革命

建設網絡強國系列文章之一

加速推動信息領域核心技術突破

引領新科技革命

郭萬超

  過去兩百年,人類經歷瞭三次科技革命,每一次都極大地加速瞭人類文明的演化進程。歷史表明,歷次科技革命的發源地均成為瞭世界強國。由於種種原因,中國錯過瞭三次引領科技革命的戰略機遇。隨著物聯網、雲計算,特別是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在不知不覺間,新一輪科技革命又已臨近,並正在推動人類生活方式、生產方式和思維方式的根本性變革。在新科技革命時代,國傢競爭的焦點將逐步轉向數據空間,世界競爭的王者是數字強國。第四次科技革命,我們擁有前所未有的基礎,這個機遇中國完全可以抓住。

  領跑數字技術硬核研發,把握科技革命主動權

  目前,在新一輪以數字技術為主導的技術革命中,中國的趕超態勢逐步凸顯。在機器人及無人駕駛、智能制造、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以及金融科技等領域,中國的快速追趕態勢也日益明顯。不過,在新一代信息技術發展的基礎方面中國仍存在不足,特別是在集成電路、高精度傳感器、基礎軟件和大型工業軟件方面與發達國傢存在較大差距。

  一是要加速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發展,推動智能化浪潮。

  人工智能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量,加快發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關我國能否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的戰略問題。目前,新一代人工智能正處於由實驗室走向產業界的起步階段,發展方向和突破點還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中國必須積極應對挑戰,搶抓機遇,在人工智能研究領域必須從“跟跑”轉向“領跑”。目前,中國已與美國一樣成為人工智能領域技術研發和風險投資的領頭羊。盡管該領域中國學者的整體影響力尚不及美國,但重要科技論文數量已超過美國。全球AI專利數量中,美國、中國、日本位列前三,且數量接近。中國的巨大規模與像韓國或日本這樣的其他技術創新力量迥然不同,在AI領域的快速趕超甚至引起瞭美國國防部的重視,使其專門將中國在新技術領域的崛起作為國防戰略制定的核心內容。

  二是要加快大數據能力建設,盡快成為數據強國。

  一要加快大數據的基礎設施建設。目前,在攝像頭、傳感器和5G網絡建設等方面,中國已經領先,但歐美等國在數據中心的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比我們領先。要充分利用中國的數據優勢數據的產生與占有量是數據強國的基礎。截至2020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達9.89億,互聯網普及率達70.4%,2018年中國智能手機用戶數量達到13億。14億中國人的網絡生活產生數據的速度和數量在全世界遙遙領先,包括定位、處理數據以及路徑規劃等顯性與隱性的海量數據。這些數據是驅動數據產業發展的重要生產資料,也是成為數據強國的優勢條件。要培育最高、最快、最好的數據分析能力中國的超算能力和歐美一流國傢不相上下,但雲計算的服務能力還很落後。四要提升數據有效開發應用能力。在這方面,中國和世界一流國傢還存在較大差距。美國在數據應用算法的原始創新、工程實現以及系統平臺等領域都有大批世界一流公司,比如谷歌、雅虎、臉書、甲骨文、IBM、微軟。而我國雖然在大數據的商業應用方面發展不錯,但是總體來說,還有比較大的差距。

  以科技革命帶動產業革命,激發經濟高質量發展內生動力

  誰掌握瞭科學技術的話語權,誰就有經濟發展的話語權。在經濟發展方面,宏觀調控是重要手段,但是如果習慣瞭宏觀調控帶來的好處後,當經濟狀況不太理想的時候就老是盼著早日宏觀調控。久而久之,人們就以宏觀調控為考核標準來評價經濟領導的能力。然而,離開科技進步力量的支撐,長期寄希望於宏觀調控實現高質量發展是不可能的。每次工業革命都產生瞭相應的經濟強國。分析三次工業革命及其產生的綜合影響後,人們一致認為隻有科學技術的進步發展才能真正推動經濟社會的發展。

  目前,全世界都在新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的創新方面尋求突破口。傳統經濟理論主要建立在農業經濟、工業經濟基礎之上,以物質產品和服務為主要研究對象。進入數字經濟時代,數字產品逐漸成為主要的商品形式。而數字產品最大的特點是具有網絡外部性,產品對消費者的價值隨著其他使用者數量增加而增加。數字經濟對現有經濟理論的挑戰是全方位的,正如著名經濟學傢李揚所言:“目前,全世界有大量經濟學者在研究互聯網問題,雖然革命性的成果尚未推出,但大傢一致同意,由於互聯網的發展,全部經濟學都應當重寫。”

  數字技術的發展和運用,打破瞭傳統規模經濟理論,一方面,企業的規模邊界被大大放大瞭,大型平臺公司的規模遠遠超過傳統企業,甚至有無限擴大的趨勢。互聯網的本質在於連接,隨著技術的飛速發展和廣泛應用,互聯網幾乎實現瞭萬物互聯,人人互聯。這種連接打破瞭傳統經濟的局限,使企業規模實現最大可能的增長。另一方面使企業規模擴大的速度大大提升。之前的技術支撐使企業成為巨型企業一般需要很長的時間,現在由於互聯網的出現,很多企業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可以成長為上市公司,成為百億、千億級別的公司。

  數字技術改變瞭傳統經濟理論的生產方式與消費方式概念。傳統生產要素主要包括勞動力、土地、資本、企業傢才能四種,隨著科技的發展和知識產權制度的建立,技術、信息也作為相對獨立的要素投入生產。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對外公佈,作為中央第一份關於要素市場化配置的文件,明確把數據作為一種新型生產要素寫入其中,與其他傳統要素並列為要素之一。《意見》明確,加快培育數據要素市場,推進政府數據開放共享、提升社會數據資源價值、加強數據資源整合和安全保護。當前數字經濟正在引領新經濟發展,數字經濟覆蓋面廣且滲透力強,與各行業融合發展。因此,數據成為關鍵生產要素。同時,大數據在社會治理中,如城市交通、老年服務、城市安全等方面也發揮瞭重要作用。數據作為一種新型生產要素寫入中央文件中,體現瞭互聯網大數據時代的新特征。醫療機構借助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精準高效地開展疫情的監測分析、病毒溯源、患者追蹤、社區管理等工作;有瞭遠程教育、遠程醫療、視頻會議、網上訂購等,人們才能安心宅傢生活、工作、學習……

  傳統生產過程、產品和服務看得見、摸得著,傳統消費方式也以實物消費為主。數字技術的一大變化是使非物質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大大上升,而物質經濟的價值在逐步縮小。2019 年,我國數字經濟增加值規模達到35.8 萬億元,占GDP 比重達到36.2%,占比同比提升1.4 個百分點,按照可比口徑計算,2019 年我國數字經濟名義增長15.6%,高於同期GDP 名義增速約7.85 個百分點,數字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進一步凸顯,數字經濟成為全球經濟增長新引擎。

  把握數字技術對文化的深刻影響,促進精神文化價值提升

  一是要利用數字技術推動文化產業質的飛躍。

  當前,以文化資源為關鍵資產,以網絡化、數字化、智能化為發展方向,帶動經濟社會文化整體發展的新興數字文化產業正在形成。2020年11月18日,文化和旅遊部發佈《關於推動數字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指出“促進文化產業與數字經濟、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擴大優質數字文化產品供給,促進消費升級,積極融入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數字技術的發展和應用,對文化產業的影響十分明顯。傳統文化產業最大的難題是受制於技術,規模難以突破,因為很多文化行業都依賴於具體的場景,而場景消費是有限的。比如,足球比賽,電視出現前,最多隻有幾萬人可以在球場觀看,電視出現後變成數百萬人可以觀看,而互聯網技術出現後則可以達到數億人次。

  當前數字文化產業大概占到文化產業規模的50%,網絡新聞、數字音樂、網絡視頻、動漫娛樂城賺錢、網絡廣告等等發展迅猛。數字技術創造瞭一個虛擬世界,這個虛擬世界幾乎和現實世界平行發展。虛擬世界的道具就成瞭一種現實產品,娛樂城賺錢的場景也具有瞭一種真實性。而這種產品的生產已經與傳統經濟無關,其生產要素僅僅是人的技能、創意,甚至想象力。隨著網生代的不斷成長、成熟,他們完全適應瞭這個虛擬世界。因此,生產和消費方式都發生瞭根本改變。初音未來、洛天依等虛擬偶像的出現就是一個具有代表性的現象。前不久上海舉辦的虛擬偶像音樂會出現一票難求的現象。

  二是要積極培育網絡輿情健康生態。

  網絡輿情是一把“雙刃劍”,網絡構成的虛擬社會既可真實地反映現實社會,也可對現實社會造成巨大沖擊。中國擁有全球最多的網民,且處於市場化與現代化歷史交叉進程之中。群體結構之復雜、思想激辯之多元、意識形態鬥爭之激烈,尤其在重大公共突發事件中表現出的突出矛盾,全球罕見。此外,網絡輿情極易受人為因素影響,特別當核心資源(話語權、傳播權、定性權)被社會媒體、公知大V、輿情智庫等輿論場金字塔頂端力量所掌控,輿情被人為炒作、扭轉、掩埋的概率明顯加大,衍生的輿論暴戾、網絡謠言、謾罵攻擊,對輿情發展和次生輿情演變,乃至對社會穩定和國傢發展都會產生重大影響。

  當前互聯網已成為輿論鬥爭的主戰場,直接關系我國意識形態安全和政權安全。伴隨美國整體戰略重心的東移,經濟打壓、地緣封鎖與顏色政變成為美國遏制中國的三大手段。意識形態驅動的“和平演變”的關鍵,在於離間民眾與本國政府的關系,同時讓民眾產生一種期待,即推翻政府之後會有更美好的生活。隨著中美(日)利益碰撞的升級和矛盾的尖銳,美(日)必將加大對華攻勢的力度。僅日本在2016年度外宣工作上的經費預算就達到7568億日元(人民幣405億元),比2015年度高出10.4%。2016年2月,奧巴馬推出《網絡安全國傢行動計劃》,聲稱:“網絡安全是美國經濟和國傢安全面臨的‘最迫切’危險之一”,並將在2017年拿出190億美元用以支撐其計劃。所以,網絡成為各國最大最集中的外宣和滲透渠道,美(日)已經向網絡和新媒體平臺投入更多、更大的資源和力量。西方用網絡對中國進行的宣傳其實是一種精神殖民,主要方式有三種:用新聞報道來“解釋”你的現實;利用廣告來構築你的理想(或更確切地說是構築你的幻想);用電影來定位(或更確切地說是重新定位)你的歷史。這種精神殖民的結果是:很多人將今天我們國傢存在的所有令人缺憾的事,都寄托在“西方可以成為我們的未來”,寄托在將來某一天我們全盤“西化”之後,一切難題便會迎刃而解。

  三是要引導網絡文化的正確價值導向。

  數字技術大大豐富瞭文化樣式,加快瞭文化內容創造,給人類提供瞭嶄新的生活體驗。自拍、網紅、視頻上傳這些都是人類追求的自我表達。同樣KEEP、悅跑、馬甲線等反映瞭人類量化自我的需求。QQ、微信是新的社交方式;密室逃脫、王者榮耀、魔獸世界等電子娛樂城賺錢是大數據支撐的新娛樂城賺錢方式。AR和VR技術,可以使人類體驗到更多的刺激和快樂。但是數字技術也導致過度娛樂化、價值空心化等現象。網絡文化發展必須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和文化價值導向。一要堅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在傳播真善美、弘揚正能量上做足文章,以優秀的數字文化產品引領社會風尚。二要堅定文化自信,要善於從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中汲取營養、選取素材,進行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提高數字文化品質內涵,打造更多富有鮮明中華文化內涵與特色的精品力作。三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增強精神動力。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以高質量文化供給增強人們的文化獲得感、幸福感”,這就為中國網絡文化發展指明瞭前進方向。

  (作者系北京市社會科學院傳媒研究所所長、清華大學文化創意發展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