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娛樂城體驗金

《2021最好的玩的娛樂城》共享自習室:花錢買自律?

  每天16時,32歲的博宇(化名)脫下外賣員工服,換上運動服,背上書包,去北辰區一處大廈的10層“打卡”。那裡有一處共享自習室,裡面有30多個學習位。直到22時,博宇一直沉浸在公務員考試的試題練習中,而上午送外賣的焦慮和慌張被他暫時忘記。

  在共享自習室裡,還有很多像博宇這樣的奮鬥者。有的留學生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無法出國求學,便在共享自習室裡上起瞭網課;有的年輕人為瞭考公務員、考研究生,到共享自習室裡尋找安心學習的環境;還有的失業人員為瞭再就業準備考取職業資格證書,也花錢到共享自習室裡訂座。

  在互聯網時代,人們需要不斷地學習和充電。這些人,為什麼不在傢裡學習,而要花錢去找地方學習呢?花錢是否能買來自律?共享自習室的實際學習效果究竟怎麼樣?針對這些問題,記者展開瞭專項調查。

  校漂族的“加油站”

  2月26日,考研成績公佈。參加考研的曉冬查完成績後悶悶不樂。按照目標學校公佈的位次,他進不瞭復試名單。一兩天的短暫消沉過後,他打起瞭精神,準備再戰考研。3月3日,他通過手機查詢,預訂瞭一處共享自習室的學習位。12個小時僅需30元,這個價格比年前優惠瞭很多。

  曉冬今年26歲,大學畢業已3年。畢業那一年,他找到瞭一份市場策劃的職位。工作不到半年,他發現自己並不適應這份工作,就果斷辭職瞭。辭職之後,他又找過兩三份工作,包括客服代表、銷售經理、房產經紀人等,都幹得不長久,最長不超過三個月。

  畢業一年半之後,兜兜轉轉,曉冬回到瞭當初讀大學的地方,在大學城附近入住瞭一傢青年公寓。大學城有一條商業街,街上有很多餐館和商鋪,曉冬就在餐館裡做服務員,或者在手機店、網吧裡做兼職營業員。

  懶散的日子過去瞭半年多,曉冬成瞭校漂族,時常在校園周邊活動,偶爾也進入校園裡打打球,和學弟們一起聊聊天。夜深人靜的時候,他躺在青年公寓的床上,有一種迷茫的感覺,找不到自己的未來。曉冬十分焦慮,思來想去,他準備考研,期待再次進入校園學習和生活。

  然而,青年公寓裡住著8位客人,公共空間非常狹小,也沒有擺放書桌等學習用具的地方。曉冬想進入學校學習,這時候他才發現,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學校管理很嚴格,他這樣已畢業、沒有學生證的人,是進不瞭校園的。曉冬想去圖書館占座學習,可是圖書館的公共閱覽區也暫停開放很長時間瞭,他隻能作罷。

  偶然間,曉冬得知,他住宿的大學城附近,新開瞭一傢共享自習室,從6時至22時營業。帶著好奇的心理,他從網上預訂瞭9.9元全天體驗券。打電話預約時,服務員非常客氣,交談中得知,對方也是一位準備考研究生的校漂族,現在兼職做自習室的服務員。

  第一次到共享自習室,曉冬發現,這裡就是一處民房,三室一廳,沒有床,隻有靠著墻或者窗戶的學習桌。客廳裡有飲水機、咖啡機和各類文具。他選擇最小房間一處角落的學習位,兩個小時做瞭一套往年的英語試題,感覺非常好。休息的時候,服務員會提供茶水和咖啡等。

  去年11月份和12月份,曉冬每天都到共享自習室學習,他發現,雖然網上已支付費用,但座位越來越難預約到。最開始,共享自習室的上座率不到50%,隨著考試的臨近,到瞭11月下旬和12月,早上6時,自習室就已經滿座瞭。無奈之下,他隻得去找遠一點的共享自習室。

  天津的共享自習室也越來越多瞭,網絡平臺可以預訂的達到瞭50多傢。沿著地鐵,最北的地方到北辰區的一傢寫字樓,最南的地方到西青區張傢窩鎮一處居民區。在西青區一傢產業園裡,也有帶住宿的共享自習室,收費在每天80元左右。這樣的價格,比賓館便宜,吸引瞭很多有需求的考研族。

  3個多月的學習,曉冬共計在共享自習室裡花瞭訂座費3000多元,對於沒有收入的他來說,這是一筆較大的開支。為瞭補充費用,曉冬做過超市的兼職理貨員、餐廳的收銀員,勉強抹平瞭自習室的訂座費用。

  在畢業後的3年時間裡,曉冬曾經考過教師資格證,那時候,他在租的民房裡學習過,合租的室友是上班族,作息和他完全不一樣。他總是擔心自己會影響到室友,也總被室友的各種活動打擾到。在嘈亂的環境裡,學習效率一直上不去,最終他也沒能通過教師資格證考試,這成為他心底的一份遺憾。

  在共享自習室裡,曉冬找到瞭安靜學習和沉浸思考的感覺,鄰座也都是一個個埋頭學習的競爭者,這讓他有瞭壓力和動力,學習效率也大幅提高。“上次的考研,我準備倉促,復習和學習的時間還不夠;今年,我將在自習室投入更多的時間,相信來年會有一個更好的成績和滿意的結果。”曉冬說。

  失業者的“避風港”

  在共享自習室裡,也不都是20多歲初畢業的大學生,還有一批30歲以上的人。去年底,在一傢民營企業擔任客服代表的成澤(化名)被辭退,他成瞭失業者。失業之後,成澤沒有告訴傢人,他不想給妻子和孩子帶來壓力。每天,他還是像往常一樣起床做早飯,7時把孩子送到幼兒園,回傢告別妻子,拿起公文包離開。

  隻是,他沒瞭目的地。工作沒瞭,他一時間不知道該去哪裡。有幾天,他一直在公園裡、商場裡晃蕩,到瞭16時,再坐公交車回傢。到傢裡,他繼續表現得像一個稱職的、體面的丈夫和父親,做著各種傢務,再陪孩子玩兒玩具。

  單位在辭退成澤時,支付給他一筆賠償金,能夠緩解他幾個月的房貸壓力。33歲的他,上有老人、下有孩子,急需找到新的工作崗位。然而,多次投遞簡歷的他,發現再找一份客服代表的工作已非常困難。隨著人工智能的普及,很多客服中心已由機器人和智能語音系統來解決,他已被時代悄悄地拋棄瞭。

  為瞭找到新工作,成澤需要學習新技能,或者考取新證書。考慮再三,他決定考金融分析師職業資格證書,將來應聘一份理財顧問的職位。從網上買來教材,仔細一看,難度還不小,涉及外語和計算機。他不想讓傢人知道自己的情況,決定在外面找地方學習。

  在網絡平臺上,成澤發現,天津新設瞭多傢共享自習室,價格不算貴,在線預訂很方便。在他原來工作的單位附近的一座寫字樓裡,就有至少兩傢共享自習室。於是,他又恢復瞭往日的出行規律,每天乘坐著和原來一樣的公交線路,隻是,目的地從原來的公司變成瞭共享自習室。

  在自習室裡,成澤周圍坐著的是一批年輕人,他們青春活潑的樣子讓人羨慕。而反觀自己,皺紋已爬上臉龐,頭發也悄悄掉落,每每想到自己要和年輕人在職場上競爭,他有一種恐慌感。沒有其他辦法,他隻能更加努力地學習,爭取早點把證書考下來,以找到工作,給傢人一份保障,盡到自己身為父親和丈夫的責任。

  有時候,成澤會在傢的附近轉悠一會兒再回傢,甚至在公園裡的長椅上靜坐一會兒,抽上一支煙再回傢。“推開門,就是柴米油鹽和傢長裡短,就是丈夫和父親的責任。唯有在共享自習室和公園裡,獨處的我才能緩解這份壓力和焦慮。”成澤說,“共享自習室成瞭我的避風港。”

  和成澤一樣,32歲的博宇(化名)也是一位失業者,隻不過,博宇更快地認清瞭現實,找到一份送外賣的工作。上午送外賣,下午去自習室學習,他的目標是考上公務員。一次偶然的機會,成澤和博宇在樓道裡相遇,兩位過瞭而立之年的男子漢相互看瞭對方一眼,有著同齡人之間的默契,不約而同地停下來聊起瞭天。不到一周,成澤準備跟著博宇送外賣,這樣,自習室的花費有瞭保障,傢裡也能照顧到,能繼續保持傢庭頂梁柱的體面和尊嚴。

  雖然年過30歲,博宇卻沒有結婚成傢。畢業之後,他先後在廣告公司、新媒體公司、營銷策劃公司工作過。當年,他從事的是平面設計和文案策劃,現在已進入視頻和直播時代,他也慢慢跟不上行業的發展步伐瞭。失業之後,他沒把自己的情況告訴父母,而是選擇離傢很遠的地方送外賣,避免被父母知道。

  博宇雖然是天津人,但考公務員卻沒有給自己設定地域,他最想考到北京,其次想考到南方,地級市也可以。“我已經32歲瞭,距離35歲的限制報考年齡隻剩下三年,留給我的時間不多瞭,我要抓緊時間學習瞭。”博宇說。

  留學生的“遠程課堂”

  大部分共享自習室都是22時左右關閉,佳玥要尋找的是24小時都不關門的共享自習室,她還真找到瞭。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天津的一些共享自習室從白天開放轉成全天開放,就是為瞭滿足佳玥這部分留學生的需求。

  她是一位赴英國留學的學生,去年下半年從英國回津,考慮到海外的疫情,她一直沒返校。學校也全部轉成線上教學,隻是,兩地有時差,她經常需要在晚上聽課,會影響到父母休息。

  最開始,佳玥想另租一處房屋聽網課。初步一盤算,成本有點高。當初,父母為瞭支持自己留學,把原本是三室的房子變賣,換成瞭小很多的兩室,這樣才湊夠一筆費用,供自己留學。現在,自己沒掙錢,還要拿著父母的錢再租房子,她實在有些於心不忍。

  在海外留學生微信群中,有人建議她去找共享自習室,這樣能省不少錢。佳玥就試著預訂瞭幾次,感覺還不錯。她一般去得比較晚,都是晚上才去,那一時段,自習室裡的空位相對較多。有的規模較大的自習室,還配備瞭單人自習室和雙人自習室,隔音效果好,是從直播間轉型而來的,她更喜歡這樣的自習室。

  在共享自習室裡,佳玥也遇到在美國留學、因疫情歸國、現在天津上網課的一批同齡人。他們待的時間會更晚。“尤其是美國西海岸的洛杉磯等地的大學,上網課會在後半夜,遇到老師不守時的,聽完網課已經到瞭早上。”佳玥說。

  有一些留學生,幹脆選擇帶住宿功能的共享自習室。為瞭滿足這部分人的需求,一些投資者也積極應對,租賃更大的地方,購置上床下桌式的設備,佈置得像大學宿舍一樣,再加上隔斷。這樣,學習者之間互不打擾,各有獨立空間。

  佳玥觀察發現,一些共享自習室是原來的眾創空間、網吧轉型而來的,還有一些共享自習室是傢庭旅館、青年公寓轉型而來的,投資者多樣。在一傢由網絡直播公司轉型而來的共享自習室,佳玥被聯合創業者看中,他們願意提供設備和獨立直播間,邀請她做經典英語名著的朗誦主播,支付報酬。佳玥試播瞭幾期,賬號積累瞭上萬粉絲,她決定在取得學位證書後,投入這項工作。

  另一位美國留學生欣妍,傢在北京,卻來到天津的一傢帶住宿功能的共享自習室學習。她說,自從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她等待很長時間才回到國內,短時間內也不準備回美國瞭。然而,春節過後,傢人對她的留學前途有瞭分歧,父親建議她放棄國外學校,轉到一所國內大學完成研究生學業,母親則要求她堅持去海外完成學業。

  以前的同學也都知道她本科畢業去瞭美國留學,當時大傢對她是一份羨慕和向往。疫情發生後,欣妍覺得同學們對留學的看法發生瞭微妙的變化,對自己則有瞭同情,對赴美國留學也不再向往。父母出現意見分歧,再加上目前海外學業前景確實不妙,讓她焦頭爛額,她決定清靜一下,盡快擺脫傢裡的紛爭。

  最終,欣妍來到天津一傢帶有住宿功能的共享自習室學習,擺脫瞭傢裡的煩惱。“天津共享自習室的價格比北京便宜一半左右,因此我選擇瞭天津。”欣妍說。

  共享自習室裡也不全是專心的學習者。有的年輕人以前混跡於網吧,為的是社交和找到共同打娛樂城賺錢的人。現在,他們轉到共享自習室裡尋找目標。欣妍和佳玥說,在共享自習室裡遇到過不少搭訕者和意圖不明的人,她們對此都抱有一絲警惕。帶有住宿功能的共享自習室,當前屬於灰色地帶,她們也期待能納入賓館業身份證、實名制監管,這樣,學習者才能更安全、更有保障。

2021評價最好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